一落落落鸭.

【EC】The Shells Do Not Cry 16有能力/哨向/年下/赛博朋克AU

kkmeng: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信息量比较大。


Chapter 16


***


“The blessing of forgetfulness: that was the first essential.


If everything one did, or which one's fathers had done, was an endless sequence of Doings doomed to break forth bloodily, then the past must be obliterated and a new start made*. 


Man must be ready to say: Yes, since Cain there has been injustice, but we can only set the misery right if we accept a status quo. Lands have been robbed, men slain, nations humiliated……


自译:领受遗忘之恩赐,乃前行之首要大事。若某人曾做之事,或某人先祖曾做之事,作为无穷因果中之一环,注定将被彻底打破,则往昔必被抹去,造就全新之始。我们必须承认:自该隐起,不公便一直存在。唯有接受现状,才能矫正苦难。土地已遭掠夺,人民已被杀害,国家已受羞辱……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Charles读书的韵律,Charles转过了头。


“父亲?”


Brian伸手拿起Charles桌前的厚书。白蓝相间的书封上,标着几个大字,《The Once and Future King(永恒之王)》。


“Charles,你觉得,我们真的能忘记一切吗?”Brian翻了几页,将书放回儿子手里。


“或许。”Charles耸了耸肩,书房被夕阳镀上了朦胧的淡金,余晖荧荧地淌在他的发梢上,“遗忘有很多种,主动的,或是被动的。有时,比起记住痛苦,主动忘记它们更需要勇气和决心。”


“是啊。我的儿子,你说的很对。”Brian苦笑着低下头,“Charles,我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什么问题?”Charles在夕阳中眯起了眼,对父亲放松地微笑,“问吧,爸爸,别显得这么神秘。”


“如果你遇到这样的情况——土地遭掠夺,人民被杀害,国家受羞辱——你会选择遗忘吗?”


Charles沉默了几秒。


他合上手里的《永恒之王》,轻缓地念出未读完的后半句话。


Let us now start fresh without remembrance, rather than live forward and backward at the same time*。We cannot build the future by avenging the past. Let us sit down as brothers, and accept the Peace of God.


自译与其将过去的重担背负至未来,不如让我们忘却一切,从头开始。我们不能靠报复过去,来塑造未来。让我们像兄弟一样坐下,领受神赐予的安宁。


Brian望着儿子的双眸,那还是一双属于十五六岁的眼睛,不曾经历风霜和磨砺,蓝得稚嫩而干净,却在夕阳的余晖中折射出奇异的色泽,他能窥见其中蕴蓄的宁静——带着参透意味的、更深更广的宁静。


Brian半低着头,沉思了许久,才对儿子展开慈爱的微笑,“Charles,十六岁生日快乐。你已经长大了,是时候接我的班了。”


“但是,我想……我大概还没准备好。”Charles打量着书房里满满当当的书本,蹙起的眉头泄露了他的困扰,“我并不觉得我适合打理企业。”


“不,我的儿子,”Brian压低声音,神色变得严肃,“自从你说出那句话那刻,我就明白,你已经准备好了。”


他按下手表上的按钮,四处的自动窗帘无声地降落,遮挡住了书房的外窗,而Charles张目结舌地盯着缓缓下沉的地面。以他们所站的X形家徽为圆心,一块半径一米的大理石地面正在降落,将他们带往隐蔽的暗层。


几秒的黑暗后,应急灯的光亮再度洒向他们。还来不及Charles多问,Brian就带着儿子走出暗层的小门,向蓝色的隧道顶端走去。


“欢迎您,Xavier先生。”浅蓝的镭射光扫过Brian的虹膜,在电子音的欢迎中,坚固的金属门在两人面前打开。


“这就是Xavier集团的一切,你知道的,以及你不知道的——Xavier集团不止是一个企业那么简单。”Brian站在密室门口,向儿子摊开双臂,“你即将见证一个由Xavier集团开创的时代——进化的时代。”


白炽灯嗡鸣着一同亮起,几十面玻璃橱窗同时反射出耀目的冷光。左侧的玻璃橱窗里按时间顺序排列着一批批仿生肢体的原型,让Charles在几步之间亲眼见证Xavier集团发展的轨迹——Brian是如何设计出最初的仿生人体,又是如何随着技术进步一次次将其升级,直到如今的精致模样,纤毫毕现的仿生肌肉纤维包裹着强化金属的骨骼,让冰冷的机械暗藏生机。


“义肢是躯体的进化。”Brian指了指金属骨骼,“相比于血肉之躯,钢铁毫无疑问地更为坚固。自从有了我们的技术,人们开始热衷于强化自己的身体,这点你已经非常清楚。但我指的进化,不止于此。”


Brian带着Charles转向右侧的玻璃橱窗——


全息投影正在右侧的橱窗内旋转,绿色、紫色、红色的影像交织成错综的DNA双螺旋,再向后看,是一张张密密麻麻的基因图谱。Brian伸手点击着基因图谱,图像即刻变幻成对应的模拟照片,对应着一串复杂的解释。


“你或许知道,Xavier集团的义肢能够被广泛使用,离不开X血清的帮助。”Brian从内袋里取出一支血清,“但你知道它的原理吗?”


Charles笑着拿过父亲手里的玻璃管晃了晃,淡绿色的液体在白炽灯下冒出一串气泡,“当异体组织进入有免疫活性的宿主时,总会有排异反应。X血清就像是高强度的免疫抑制剂,能帮助他们顺利植入仿生材料的义肢——爸爸,您带我来这里,并不是单单想问我这个问题吧?”


“Xavier集团能有今天、义肢能发展到现在的程度,都离不开这支血清。如果没有这支血清,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无法承受严重的排异反应。可以说,是这支血清开启了这个时代。”Brian从儿子手里接过玻璃管,对着光细细端详,仿佛在回忆某些事情,“可是,你有想过,我们当年是怎样研发出这样的血清吗?”


“我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Charles摸了摸下巴,盯着基因图谱上的碱基序列,“你们既然能攻克别人力不能及的技术难关,在行业中达成垄断,一定有什么杀手锏,但是——”Charles转过身,对父亲努起嘴,“你们的技术太神秘了。我只能发现你们的血清里有什么东西能改变基因的表达,但它具体是什么,我现有的知识储备很难给出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


“看来你也曾想到过不合逻辑的解释?”Brian交叉起双臂,一缕赞许的笑意从他清癯的面庞上划过,“说来听听,Charles。”


“世界上真的有能定向诱发基因突变的特殊DNA吗?”Charles低头喃喃自语,像是在寻找答案,又像在自我确证,“像某种催化剂一样,将人体改造得能完美适应义肢,而没有排异反应?”


“我的儿子,看来不需要我告诉你,你就已经找到了答案。”Brian从背后抽出一张潦草的演算纸,展示到Charles面前,“抱歉,这是我曾经从你书桌上拿走的,你所提出的‘关于X血清的五种猜想’……”


“那张纸在您手里?!”Charles诧异地扫视着草稿纸,“我一直以为我丢掉了它!”


“对不起,儿子,我向你道歉。”Brian神色复杂地揽住Charles的肩,“我那时还不想让你知道太多,但是,现在……”


他伸出手,将指纹贴在右侧橱窗上。右侧的玻璃橱窗开始翻转,有什么东西正从地底升起,带出一阵低温的雾气。


“这……这是什么?”Charles望着从地底浮起的透明舱体,幽蓝的光泛了上来,照进他颤抖着瞪大的眼睛。


“这就是X血清的秘密,”Brian庄严地注视着Charles,“也是进化的秘密。”


***


“不……”Charles的指节用力敲着玻璃舱的表面,惊恐地向Brian低吼,“爸爸!您究竟在说什么?!这可是个人啊!她为什么会在这儿?她应该还活着!您得放她出来!”


“Charles,冷静下来,听我解释!”Brian按住儿子的双臂,“你先冷静下来!她没有死,只是被暂时冷冻了,但她现在没办法出来!”


“为什么?”Charles趴在玻璃舱上,酸楚地端详着玻璃舱里安静沉睡的小女孩。


蓝色的小女孩。


她看起来只有十岁出头,长得甜美可爱,在沉睡中嘴角还弯着安恬的弧度。唯一将她和普通女孩区别开的,是她深蓝色的皮肤,凹凸不平的鳞片遍布其上,令Charles联想某种将要灭绝的生物——百科全书上曾讲过的蜥蜴。


低温舱内笼罩着一层寒冷的雾气,Charles的眼底也漾起了一层雾气,他仿佛和小女孩一起躺在冷冻舱里——她到底在这孤身一人躺了多少年?


Charles哽咽着转向Brian:“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的父母呢?为什么没有人救她?”


“她的父母都去世了。”Brian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泛黄的照片,递给Charles,“这是我、她的父亲,还有另外两名参与第一代义肢设计的工程师。”


Charles的目光扫过照片上的Brian,和其他三个男人。两个白人,一个亚洲人,他们脸上的笑显得疲惫而满足,照片的背景是一间偌大的实验室,无数研究员正在他们背后忙碌。


Brian从肺腔里挤出一声嘶哑的长叹:“她叫Raven,是个注定生来就不同的孩子。她的基因非常神奇,具有强大无比的适应性和变异性,她可以‘变’成任何人。正是因为她,才有了X血清。她的父亲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生物学家之一。他将Raven的基因提取出来,成功地造出了X血清。所以,你最开始的猜想是对的。她就像神的旨意,是个突破逻辑、难以解释的造物。”


“可她为什么会被冻在这里?”


“她的父母都是当年核辐射的受害者,她是在核辐射区出生的。我们推测是核辐射导致了她的基因突变。Raven的母亲在遭受辐射后很快就去世了,而她的父亲在与我工作几年后也因为癌症失去了生命。在Raven的父亲去世前,Raven就已经患了严重的疾病——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能力,无时不刻都处在变化之中,她的父亲不得不将她封冻起来,亲手把密封舱交给我,”Brian沉重地垂下头,“他希望在未来能研制出控制变种能力的药,帮助Raven控制自己的能力。如果当年不将她封冻,她很可能因为自己的能力而遭遇不测。”


“所以药呢?”Charles焦急地皱眉,“药在哪里?我们该怎么救她?”


Brian抿了抿嘴,凝视着儿子。


“药就在你身上。”


***


“那是什么意思?”Charles迷惑地站了起来,“在我身上?”


“因为你和她一样,都是进化的产物。”


Charles惊讶地扬起眉毛,指着自己:“……我?”


“是的,你和她一样,都是‘原生变种人’。”Brian神色复杂地按住Charles的肩,“你们自从出生起,体内都带有变种基因‘X基因’。”


“不……怎么会?”Charles不可置信地抬头,“如果说她受过核辐射,那我呢?我也受过核辐射吗?”


“你身上虽然也有突变的X基因,但它并不是核辐射的产物,”Brian摇头,“而是X血清的产物。研发过程中经常会有操作失误,我们都曾经接触过X血清,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原因。”


“所以,您每年都带我去实验室抽血体检,监测我的身体状况,不是因为我有什么所谓的疾病,而是因为您知道我身上携带着变种基因?”


“是。”Brian点了点头,“截至现在,你还没有出现明显的超能力,但是我必须将一切告诉你。你和Raven就是人类基因另一次进化的证明。在你们之后,随着X血清的普及,我们收到了越来越多的基因变异案例。X血清的使用者中有一部分出现了基因变异,而根据你的案例来推断,他们的孩子也有一定的概率成为变种人。X基因出现的频率会越来越高,变种人会越来越多……”


“他们都有什么样的能力?”Charles好奇又担忧地追问,“有特殊能力的变种人会不会成为社会问题?”


“你的考虑非常有道理。”Brian眉头忧郁地攒起,“他们中的很多人有非常大的能力,将会对社会造成各种潜在的威胁。潘多拉的盒子一经打开,就再也盖不回去了。而Xavier集团作为一切的开端,在未来很有可能处在风口浪尖上。”


“除了我和Raven,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的原生变种人吗?”


Brian垂下眼皮,神色变得晦暗难明。“……其他的,或许有,但需要你自己去寻找。现在确知的,只有你和Raven。我们已经利用你的基因提取出了新的血清,研发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它或许能治疗Raven的疾病,但一切都是未知数。最重要的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Charles,我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脑部,没有治愈的可能性了。”


“很快,所有的责任将会落到你身上。Xavier集团需要依靠你,而你必须依靠你自己……”


Xavier集团需要依靠你,而你必须依靠你自己……


Let us now start fresh without remembrance, rather than live forward and backward at the same time……


Without remembrance……


Remembrance……


“Charles!”


一声尖利的惊呼打破了Charles的梦境。


Charles骤然睁开双眼。


覆盖视线的,不是十六岁时笼罩Xavier大宅的夕阳余晖,而是医院雪白的天顶。


而在雪白的天顶下逐渐放大的,是一头灿烂的金色长发,和那张满是担忧的面孔。一张二十岁出头的少女面庞,苹果肌红润饱满,皮肤洁白无瑕。她的手正紧握着Charles汗湿的手,眼里蓄满了泪。


Charles感受着金发少女手上的温度,抬头对她绽开一个含泪的微笑。


“Raven,你回来了。”


注:加黑的英文即为《天启》中Charles在Xavier学院用《永恒之王》向学生授课的内容,其余英文部分为授课内容原书中的原上下文。



评论

热度(72)

  1. 一落落落鸭.kkme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