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落落鸭.

【Merlin+HP/AM】Daily Prophet 预言家日报

跑单的刺客:

+一个架空的Merlin + HP世界


+梗来自Pottermore:Merlin – Most famous wizard of all time. Sometimes known as the Prince of Enchanters. Part of the Court of King Arthur. 梅林,从古至今最为著名的巫师。亦被称为巫师王子。亚瑟王审判庭的成员。


+故事关于被迷妹迷弟疯狂追逐的巫师王子


+HP原著人物打酱油


+轻松吐槽向


 


 






01.


 


拉文德·布朗蜗居在丽痕书店最角落的那排书架旁,咬牙切齿地看着店铺中心人头攒动的区域。那里摆放着一圈装潢奢华浮夸的环形书柜,堆满了外表绮丽的书籍,封皮上是巨大复杂的烫金字体:《卡梅洛特王朝的兴衰》、《真实的巫师王子》、《梅林轶事》……以及最新上架、热卖促销的精装版《巫师王子手记(梅林本人曾用手抄本原版的完美复刻!巫师王子的亲笔字迹!我们甚至复原了墨迹和茶渍,送给深爱梅林的你!)》。


店里超过一半的人都挤在圆形书架的中心,疯狂地抢购那本《巫师王子手记》。书店经理几乎动用了所有最复杂的光效,把那块黄金地域照耀得富丽堂皇又不失深沉,像一个吸引昆虫的巨大发光体。


拉文德绝望地意识到,等到她挤进可以够到新书的地方后,估计已经连存货都被买光了。


她无奈地站在人烟稀少的走道上。这是开学前的最后一天,也是新书上架的第一天。她明天就要动身返回霍格沃兹了,如果今天买不到,那很有可能就要等到圣诞假以后了。拉文德发出低声的哀嚎,痛苦地捂住了脸。说不定帕瓦蒂抢到了,她努力安慰自己,她凌晨就来对角巷排队了,她一定会带去学校,我明天可以问问她能不能借我看一遍。


她正这么想着,没注意有人走到了她边上。


“不好意思。”来人说,开口是柔和的男声,“能让一下吗,我想拿本书。”


拉文德抬起头,看到一个身量瘦高的男人。他整个人都裹在一件深蓝色的长袍下,用兜帽遮住了脸,只露出鼻尖和下巴的轮廓,皮肤有些苍白。她确实见过许多喜欢这样玩神秘的巫师,也就不觉得奇特,便往旁边挪了挪,双眼依旧死死盯着那片“梅林专区”。


男人小声咕哝了句谢谢,拉文德余光扫到他从架子上抽出了一本因极端艰难晦涩而臭名昭著因此无人问津的古魔法纪录,这是本可以当做杀人凶器的厚重书籍。接着似乎是疑惑于为何一名在校生会在古代文献专区,这名陌生人也低下头观察拉文德,然后顺着她的目光一直望向了人山人海的书架环。


“梅林粉?”陌生人问。


拉文德重重地哼了一声。


“那看起来你是抢不到那本新书了。”男人说,仿佛是在为她感到遗憾。


她愤怒地咬住嘴唇,想反驳说魔法界所有脑子没坏的人都是梅林粉。但在一位素面为谋的人面前发火实在有失仪态,最后拉文德只是无精打采地耷拉下肩膀——毕竟他说的一点没错,自己肯定抢不到那本手记了。


“你是霍格沃兹的学生吗?”陌生人问道,“如果你修天文学或者占卜,我推荐你看看这两本……——”他伸手指了指架子上相对较薄的两册书,“——…这原本是德鲁伊人写的,他们的后代把以前的记录编修成了更浅显易懂的版本,学生也可以看。”


“算是买不到新书的补偿?”他紧接着补充道。


拉文德感激地冲他露出一个微笑,她的确热爱着占卜学。男人将那两册书拿下来递给她,接着冲拉文德点点头,示意他要离开了。不幸的是,就在男人往外走的时候,一个看起来脾气凶暴、眼睛不大好的老巫师突然横冲直撞过来,险些将他撞翻在地。


男人悲惨地扶着柜子,勉强稳住了身形,但他的斗篷的帽子被撞掉了。拉文德目瞪口呆地看着原本藏在兜帽下的那张脸——他有一头午夜般漆黑的短发,发尾稍稍弯曲,衬得肤色苍白。高高的颧骨,显得很瘦,然而丝毫不折损英俊。他还有一双大海般的蓝眼睛,深邃而迷人。最重要的是,这张脸正好属于那位出现在丽痕书店黄金区域所有书里的巫师,同时也是贴满了她卧室和床头海报上的那位。


“梅林啊——!!!!!!!!!!!!!!!!!”拉文德半是震惊半是狂喜地尖叫起来。


年轻人的脸瞬间变得更加惨白。


拉文德的尖叫顿时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这下所有顾客都看见了蓝色长袍的男人和他的脸。在几秒死一样的沉默后,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的浪潮爆发了。


“梅林!!是梅林!!!”


“梅林啊!!我看到他了,我亲眼看到他了!他和我站在同一家店里!!”


“你们这些蠢货都滚开!让我过去,我要摸到他的袍子!!!”


而事件的当事人也几乎是在同时反应过来,他迅速抛下了那本过于沉重的厚书,用比半人马还快的速度飞一般地冲向书店门口。人群顿时躁动不安起来,他们顷刻间分作两批做出了截然不同的举动:一群人敏捷地扑向了梅林先前站着的地方,争夺掉在地上的、他本来打算买下的大部头。另一群人则跟随着他跑出了店门,沿着对角巷一路追赶他。


“我摸到了他的袍子!!!我发誓!!就在他经过边上的时候,我碰到了他的袍子边!”


“等等,伟大的巫师王子!!请给我一个签名好吗,一个签名!!”


“请让我握一下您的手!!!!”


狂热粉丝们聚集而成的游行队伍大喊大叫,一路上吸引来了更多的梅林追随者加入他们的团队,对角巷的氛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追逐狂潮。最终,在绕过又一个路口时,史上最伟大的巫师已经使用了传送魔法,消失得彻底无影无踪了。


“哦梅林啊!不用魔杖的幻影移形!!”人群又叫唤起来。


“他真是太厉害了,而且还那么英俊!我要被他迷倒了!”


“是的,是的。你知道吗?他刚刚转回头的时候,和我的视线对上了,我确定他是对我笑了一下!”


“胡说!明明是对我笑了!”


两三个年轻女巫开始为巫师王子究竟冲谁笑了吵得面颊通红,看起来随时都会因一言不合而抽出魔杖。可惜周围实在太过拥挤,连动一下胳膊都很困难。


此时的拉文德正惊愕地跪坐在书店的地板上,紧紧抱着那两本先前梅林亲自递给她的书,同时如梦似幻地自言自语着——看来这两本书,她是非买不可了。并且拉文德发誓,她会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读上至少十遍。


 


02.


 


“是的!苏珊,就是这样!你能够相信吗??他当时就站在我边上,世界上最伟大的法师!大名鼎鼎的巫师王子!我的天啊,他是多么温柔,还向我推荐了我有可能感兴趣的书!而且是他亲自从书柜上拿下来递给我的!……”


 


罗恩喝了一大口南瓜汁,痛苦地皱起眉头。


“那究竟是什么声音?”他呻吟着问。


“是拉文德第二十次向别人复述她昨天的奇遇的叫声。”赫敏面无表情地重复说。


罗恩翻了个白眼,哈利禁不住咧开嘴笑了。


“恕我直言,赫敏。”罗恩说,“你看今天这版预言家日报也已经看了有差不多二十遍了,我以为你对丽塔写的垃圾深恶痛绝。”


赫敏抬起头,脸上露出了被冒犯了的恼怒表情。


“是的!”她尖刻地说,“但今天的不是垃圾!”


自从四年级三强争霸赛事件后,赫敏几乎再没订过预言家日报,并愤怒地宣称它们都是“胡编乱造、哗众取宠的谎言”。然而今天,她在坐上特快列车后就视线基本就未曾从报纸上离开过,她甚至显露出某种奇特的着迷的神色。哈利对此异常困惑。


“说真的,你究竟在看什么?”哈利谨慎地问道。


她叹了口气,似乎是恋恋不舍地将报纸转过来,把头版展现给他们看。上面是一张移动着的大幅黑白照片,和一个醒目夸张的硕大标题:


巫师王子现身对角巷,引发粉丝狂潮


“巫师王子?”哈利奇怪地问。


赫敏对他的反应显得难以置信,好像他极度不可理喻一样。倒是罗恩先反应了过来,抢在赫敏前面开口说:“哦对,伙计,我忘了你是从小跟麻瓜一起长大的。而且你平常对这种信息不是很感兴趣。巫师王子就是指梅林,他昨天突然出现在了丽痕书店,然后人们都疯了。”


“梅林?!”哈利更加震惊了,“他不是一千多年以前的人了吗?!”


“你应该多看点魔法史的书籍,哈利。”赫敏忍不住说,哈利听出她的语气包含着浓重的不满,“梅林是古代魔法的代行者,他与魔法同在。魔法是不会消失的,因此梅林是永生的,真正的永生。他广为人知的姓氏是安布罗修斯,在希腊语里的意思是‘永恒’。”


哈利盯着照片上的那个人。一名异常年轻的黑发男人,个子很高但也很瘦,长相俊美。他面对着镜头和人群显得十分尴尬、无所适从。


“——可他看起来还那么年轻!”哈利惊叹道。他以前趁德思礼家出去时偷偷看过达力买的动画片,里面的梅林可是个白胡子老头的形象。


“因为他很强大!”赫敏义正言辞地辩驳,“所以是的,梅林的力量让他不会衰老!”


“好吧。”哈利干巴巴地说,“不过这太奇怪了,我以为像他这种人应该更神秘和稳重,比如邓布利多那样。而不是被媒体吹捧和炒作。”


此话一出哈利立刻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因为赫敏瞪大了眼睛,看起来要爆炸了。


“嘿,哥们。”罗恩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赫敏可是梅林的铁杆粉丝。”


“他才不愿意被炒作!”赫敏愤怒地指出,“在很长的时间里梅林一直隐姓埋名,暗中帮助霍格沃兹,直到菲尼亚斯·布莱克当校长的时候把他的信息提供给了媒体!是记者和那些毫无理智的追星族想方设法寻找他的行踪,他根本不喜欢这样!”


“冷静,赫敏。”罗恩说,“你想想看,要是没有狗仔队的话,你也看不到那么多他的照片了。”


她显然无法反驳这个观点,因此只好闷闷不乐地闭上了嘴。


“……所以拉文德昨天是在书店里遇到了梅林?”哈利尴尬地转换了一下话题,“那的确是很神奇,我以为她只是遇到了一个长相帅气的男人。”


他发誓从赫敏眼中看见了羡慕的神色。


“是啊。”她嘟囔道,“他还为她挑了两本书……要是我有那样的机会……”


哈利和罗恩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都不由自主地窃笑起来——他们知道,如果赫敏真的遇到了梅林,她一定会像要窒息了一样大喘气,然后用无数的问题把他淹没的。


 


03.


 


实际上,要是有五成粉丝能有和赫敏·格兰杰小姐相同的想法的话,梅林就可以谢天谢地,拥抱并亲吻莫甘娜、莫德雷德,甚至是乌瑟了。


一千多年前,当他知晓所谓亚瑟“死亡”的真相后,梅林当即觉得自己的眼泪都白流了,心也白碎了。亚瑟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死亡——好吧,他的肉身确实死了,但是灵魂留在了阿瓦隆。梅林很快就发现他们能越过湖面的雾汽沟通,有时候还可以互相展示记忆和画面,只是亚瑟无法轻易回归人间,他仅有在阿尔比恩经历极大的危难时才能复活。而这个危难的定义,是非常主观又非常客观的。说句实话,他们两个对此都毫无头绪。


亚瑟天天向他抱怨阿瓦隆的生活有多么无聊,他唯有靠睡觉打发时间。


梅林说,我更糟,只能靠和湖水说话打发时间,说不定有不知情的人会以为我是水边的纳西瑟斯。


亚瑟被他逗得大笑起来。


其实梅林是有许多事情要做的,他见证并协助了整个魔法界的建设,帮助四位创始人建立了霍格沃兹。他非常习惯并享受隐藏在幕后的感觉,何况他在这个世界早就有了足够响亮的名声,应该保留些宁静给自己。


结果一切都结束在菲尼亚斯·奈杰勒斯·布莱克手里,那名精明狡诈的斯莱特林校长。为了霍格沃兹的扩招,他把梅林的肖像、故事以及同历代校长通过的日常书信(当然是些无关机密的琐碎内容)交付给了魔法部和媒体。在曝光了最强大的巫师和他出乎意料优美的面容后举世震惊,彼时梅林就已经吸引了一大批粉丝,万幸当时风气还算保守,人们相当钦慕他,但也没有什么过激举动。之后又进入了战争年代,世人更没有闲暇追捧偶像。


六年前,正当梅林以为就这么息事宁人了之时,不知是哪个幸运到可恨的记者拍到了他和邓布利多一起散步的照片。原本预言家日报只是在讨论阿不思·邓布利多偷偷接见的神秘年轻人是谁,结果有人翻到了上个世纪的一篇报道。


于是魔法界又一次轰动了,比伏地魔出世时还要轰动。


一时间,世界各地在一夜间诞生了成千上万的“梅林后援团”,其中女巫占了大多数,而她们的战斗力往往比男性更可怕。


自从误食放了迷情剂的饼干后(万幸的是那玩意儿对他并没有什么效果),梅林再也不敢接受任何其他人送给他的食物。所有人都跟疯了一样,商家们则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乘之机开始销售梅林相关的产品。巧克力蛙的卡片立刻被重新绘制,甚至推出了不同系列和精度的梅林卡片,且极难获得。当梅林听说许多狂热的少女粉丝不惜支付天价从别人手里收购时,他觉得整个世界都癫狂了——那只是一张卡片而已啊?!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发出了小声的悲鸣。


“先生,您还好吗?”服务员忧虑地问。


他正坐在一家麻瓜的咖啡馆里——对梅林来说,麻瓜社会要比魔法界安全的多。在这里没人认识他,也就大大降低了有人尖叫着试图冲上来扒掉他的衣服的风险。


“我没事。”他对这个好心的姑娘说,“只是有点头晕。”


“如果需要帮助的话,请随时招呼我们。”女侍者对他露出善解人意的笑容。


他点点头,端详着眼前的女孩。她很漂亮,有几分含羞带怯的端庄,让他想起以前在卡梅洛特做工的一个年轻厨娘,那个姑娘总是被梅林讲的笑话和被他谎称为“杂技”的小魔法逗得咯咯直笑。


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我。他暗自想着。


于是在女侍者折回来给他倒水的时候,梅林主动向她搭话了。


“你喜欢看魔术表演吗?”他问。


女孩惊奇地看着他,随即轻声嬉笑了起来。


“您是一位魔术师吗,先生?”她笑着问道。


“而且是一流的。”梅林挑起眉,同时勾起一个他自认为完美无缺的微笑。女侍者放下了手中的托盘,期待地望着梅林,示意让他证明自己说的话。


世上最伟大的巫师搓了搓双手,随意地拿起那张被丢在桌上的纸巾。他先是将它摊开,展示餐巾中没有任何暗藏玄机的迹象。梅林仔细地将它折叠了起来,就好像他真的知道麻瓜们都怎么变类似的魔术似的。他正好坐在窗边的位置,今天阳光很明亮,没有人会注意到男人眼里一闪而过的金光。等他再次展开餐巾的时候,一枝鲜红的玫瑰花安静地躺在雪白的纸上。


“送给你,美丽的小姐。”他恭谨地把花递给了满脸惊叹的女侍者,就像骑士给贵族小姐献花。


正当梅林沾沾自喜时,他敏锐地捕捉到了一声细不可闻的咔擦声,就好像按下相机快门的声音。梅林脸上的微笑顿时僵硬了,他几近是惶恐地扭过头去,看到一名打扮得十分蹩脚的男子正坐在不远处的位子上,像是努力把自己变装成麻瓜却悲惨地失败了的巫师。他怀里抱着一架明显被胡乱改造过的照相机,正目瞪口呆又兴奋无比地望着梅林。


梅林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他应该隐居山林。


 


第二天,预言家日报再次由于它的头条新闻而刚上架就被抢购一空。


巫师王子的浪漫手册:沉淀千年的情史


据传闻,有无数女巫(和少部分男巫)给这条新闻的配图施了变形咒,试图将那名被梅林献花的麻瓜女孩的脸变成自己的样子。


 


04.


 


有一件事亚瑟没有夸大其词,那就是阿瓦隆的生活对他来说是超乎人类所能想象的无聊,他只能靠睡觉打发时间。


早些的日子里,他还会让妖精做他的练剑对手。然而湖中仙女不喜欢这种暴力行径,于是唯一一个振奋人心的活动也被明令禁止了。


当他从漫长的梦境中醒来时,亚瑟痛苦地意识到他又不得不面对乏味的清醒时光了。在这种枯燥无味的生活中他只期待两件事:一是梅林那蠢货来找他聊天,二是自己能早点回归现世。不过考虑到后者意味着他深爱着的土地要沦陷于空前的危机,这个期盼于他而言还有待商榷。


“亚瑟,你睡着的时候梅林有留言。”芙蕾雅提醒他。


亚瑟僵硬地点了点头,所有湖中仙女里他最不擅长和她相处了,撇开自己是砍死她的凶手(尽管是并非他本意)不谈,她还该死的是梅林的前女友。


永恒之王叹了口气,慢吞吞地移动步伐走到阿瓦隆随处可见的雾霭之中,开始收听挚友先前留下的信息。


“亚瑟,我受不了了。”梅林恐慌的声音传入他耳中,“再这样下去我要疯了。”


一种急切焦躁的情感刹那间就占据了亚瑟的脑海——究竟发生什么了?他忍不住想象梅林遇到了可怕的危险。听说最近有个叫伏地魔的黑巫师不是吗?不,但是这不应该威胁到梅林,连莫甘娜都赢不了他。


然而对方继续颤抖着说了下去,制止了亚瑟漫无边际的幻想。


“现在的人……现在的人都太可怕了!”


“巫师王子,你能想象吗?!巫师王子??这究竟是什么蠢称号,到底有谁会喜欢被这么叫!”亚瑟惭愧地想他其实认为这个名讳并没这么糟,尽管和梅林的形象联系在一起就荒诞无比,“他们不遗余力地试图跟踪我!然后尖叫着追在我后面!!”


“你根本不知道现在的女孩都多么——可怕!”他显然慌乱得找不到更合适的词了,“至少有几千个姑娘给我寄过加了迷情剂的饼干,就是爱情魔药,类似于以前让你像一头蠢驴一样愚蠢地和薇薇安坠入爱河的那种。”


“我收到过无数封情诗,有个人告诉我她把我出现过的剪报和照片贴满了她房间的每个角落。”


“上个月有个女巫在认出我后激动地试图扒掉我的裤腰带,还有一个女孩,坚持让我用她的口红在她的锁骨上签名……”


“就在前几天,我在路上见到一群‘梅林后援会’的成员,为她们中谁是我的妻子打了起来。”梅林干巴巴地说,“三面女神在上!我敢发誓那其中还有几个男孩!说真的,这些人难道不觉得我对于她们来说实在太老了吗?!”


“好的,谢谢你听我说这些,亚瑟,虽然你应该还在睡觉。”永恒之王听着他曾经的小男仆唉声叹气,“我想我得赶快离开了,虽然我在这边下过咒让别人无法接近,可是那些记者丧心病狂,他们简直无孔不入。我可不希望明天预言家日报的头条是‘思劳成疾还是旧日伤疤?:阿瓦隆湖畔的夜半私语’诸如此类的。”


“……我过段日子会再来的,亚瑟。”对方沉默了一下,又说,“我很想念你。”


亚瑟静默地站在原地,一股强烈的使命感忽然包围了他。


 


05.


 


哈利不小心发现了罗恩的小秘密。


他正坐在自己的格兰芬多寝室的地板上,对着好友本来藏在床底下的小木箱子目瞪口呆:它在意外中被打开了,后果就是罗恩精心收藏在里面的巧克力蛙卡片洒了一地,而每张卡片上面的画像都是梅林。


他瞄了一眼同样手足无措的罗恩,他的耳朵和他的头发一样红。


“你知道。”半晌他艰难地挤出几个词,“他的卡片非常罕见。”


“嗯,我想是的。”哈利努力镇定地回答。


罗恩沉默不语地把卡片一张张捡起来,并小心翼翼地掸掉落在上面的灰,再重新工整地将它们收到那个小箱子里去。


“我以为你不是梅林粉。”哈利奇怪地说,“上次赫敏……”


“呃。”罗恩看起来非常尴尬,“一般男生不像女孩,没有那么狂热。而且有许多人也觉得这个非常的愚蠢——比如弗雷德和乔治,他们觉得崇拜一名一千多年前的巫师是极度白痴的举动,因为他不像你,你知道,对现在我们面临的危险没有多少贡献。”


哈利忍不住反驳:“我不想当被叫做‘救世之星’或者‘大难不死的男孩’。”


罗恩撇撇嘴,说:“我想‘巫师王子’大概也一样。”


哈利不禁笑了起来,他突然对那名传说中的巫师产生了一种奇妙的亲近感。


“梅林一直在帮助邓布利多。”罗恩忽然说。哈利惊奇地抬起头看着他。


“六年前他第一次被媒体发现时,就是和邓布利多走在一起。”罗恩连忙解释道,“而且我是无意中偷听到爸爸说的,有一个身份不明的人一直在协助凤凰社,给社里一些线索和目标。我想应该就是梅林。”


哈利点点头,感到一阵不可思议。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崇拜梅林呢?”哈利问,“我是说,弗雷德和乔治觉得这很蠢,应该会对你产生些影响……”


“噢,我以前也觉得这很蠢。”罗恩的脸有点红,“是在我九岁生日的时候,妈妈让弗雷德和乔治带我上街玩,但你知道他们绝对不擅长管一个小孩,而且觉得这很无聊。所以他们没注意,我就走丢了。当时天黑了,我还迷了路,周围很荒凉。我非常害怕——这时有一个人过来问我怎么了,他看起来很和蔼,变了很多魔法来逗一个小男孩开心,陪着我一直到乔治他们找过来了为止。我当时不知道他是谁,后来看到了报纸,才知道那就是梅林。”


哈利微笑着。“那听起来是很好。”他说。


罗恩傻笑起来,这时他看见了挂在墙上的钟,立刻就从九岁生日的回忆中挣脱出来。


“我们快点去礼堂吧,今天是万圣节晚会,我们已经错过好几年了。要是迟到了的话赫敏一定会杀了我们的。”


但等他们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大礼堂时,室内弥漫着一种无与伦比的诡异气氛。赫敏正坐在格兰芬多的桌子旁边,表情看起来羞涩而惊恐。


“发生了什么?”哈利问。


“梅林啊!”她小声喊道。


“好的,赫敏,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哈利茫然地瞪着她,完全搞不清状况。


“是的哈利,她说的没错。就是梅林。”罗恩拍了拍他,哈利这时才注意到站在教工长桌前面过道上的陌生人——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黑色头发,蓝色眼睛,有着高高的颧骨,正忧虑而慌张地望着四周学生们。


男人焦虑地打量着他们,结结巴巴地开口说:“我想应该是传送咒出了点问题……”


沉默被打破了,学生们惊叫着暴动了起来。哈利惊愕地看着许多年轻女孩跃上餐桌试图朝那名应该是梅林的年轻人冲过去。教授们同时也醒悟过来,试图阻挡进入神志不清的状态的学生们,并高声呼喊级长来维持秩序——但并没有什么用处,因为级长们也由于巫师王子陷入了狂热之中。、


就在混乱达到巅峰的时候,礼堂的门忽然被一股强大而不容违抗的力量撞开了——人群被这股力量骤然冲到了两旁,就像圣经中的摩西分开了红海。是食死徒的攻击吗?哈利心慌意乱地想着,但他从中感受不到任何邪恶的气息。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看来完全不像食死徒——甚至不像个巫师。


男人的年龄看起来和梅林的样貌差不多,同样的颀长,然而更健壮。不知为何,他仿佛差点溺死了一样,从头到脚都淌着水。男人有着金色短发和蓝色眼睛,身上穿着不知道哪个时代的锁子甲,披着一件同样湿漉漉的红色披风,那是和格兰芬多像极了的颜色——红色和金色,只是上面绣着的不是一头狮子,而是一头龙。


“都给我住手!这蠢货是我的!”男人咆哮道。


人群惶恐地盯着他。


而走道中心的梅林则瞪大了眼。他脸上露出一种哈利无法描述的复杂神色,就像和死去的亲人久别重逢了般。梅林的嘴唇颤抖起来,他的蓝眼睛里涌现出泪光,泫然欲泣。


“亚瑟。”他哽咽着说。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梅林。”金发男人点了点头。他快步向前,给了巫师王子一个紧密而深沉的拥抱,“我回来了。”


“……我想我已经知道了明天的报纸头条。”哈利用窒息般的声音轻轻对一旁下巴落地的罗恩说。


 


06.


 


“‘巫师王子和永恒之王当众拥抱,独家揭秘:两大男神缠绵揣测的爱恨情仇’。”梅林装腔作势地朗诵道,“说真的,他们难道就想不出更有技术含量的标题了吗?”


亚瑟赞同地哼哼着。


他们坐在黑湖边上。已经入夜了,月光将湖面镀上了一层皎洁迷人的银白色,风中有淡淡的花香。梅林看见不远处的城堡塔楼上还有灯亮着,或许是有好奇心旺盛的学生正试图观察心中的偶像。


“不过说真的,你究竟为什么会回来?”梅林疑惑地放下报纸。


“哦。”亚瑟含糊其辞地说,“我想是因为那个伏地魔复活了吧——阿尔比恩面临空前危机,诸如此类。”


梅林狐疑地盯着他,不过很快地,他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


“无论如何,重新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亚瑟。”他微笑着说,“尽管你是个自高自大的皇家菜头。”


“一千年了。”亚瑟假情假意地抱怨着,“你依旧觉得我是个皇家菜头吗?”


“始终如一。”梅林懒洋洋地嘲讽。


“至死不渝?”永恒之王坏笑道。


梅林沉默了。亚瑟发誓,尽管周围确实很暗,但他还是看到这名从古至今最伟大的法师脸红了。


“看来在阿瓦隆呆了一千年增加了你的词汇量。”最后他说。


他们安静地坐在一起,看着巨乌贼欢欣地舒展它的触角,在湖面上拍打出浪花。过了很久,梅林有开口了:“这次我不会让你死的,亚瑟。就像我以前说过的那样:我会用生命保护你,抑或死在你旁边。”


“你也是个蠢货,你知道吗梅林,一直都是。”亚瑟轻声说,“得了吧,我们都知道那个汤姆·里德尔对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威胁。”


他们互相凝视着彼此,在长久的静默后,亚瑟看着他如漂浮着星子的潭水般的蓝眼睛,和自己倒映在其中的身影,感觉有许多自己曾不去想也不敢想的事情漂浮上来,仿佛水面上一串串飘忽不定的影子,都逐渐变得明晰起来。他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了,那么多的话语,顷刻都涌上他唇齿之间,即将要迸发出来。


最后他将这万千语句都化作了一个吻——严格来说算不上亲吻的接触,极单纯的嘴唇与嘴唇的触碰,极尽所能的虔诚,温柔到悲哀。


当他们分开后,梅林低低地说:“我告诉过你那些媒体无处不在。”


亚瑟笑了起来:“管他们呢。”


巫师王子叹了口气:“好吧,我预见到明天预言家日报的头版了。”


 


然后他们再一次亲吻。


 


—END—



评论

热度(1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