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落落鸭.

【GGAD情人节贺】For The Greater Chocolate.

一颗柠檬多少坑:

 


1.


“是这样的。”阿丽安娜说,“我做了一切准备,装作我是个普通的游客。我走了进去,看到他站在柜台边上。他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那一刻我愣在了那里,我说不出话来,我忘掉了我的任务——”


“等一下,”阿不福思说,“重点在哪里?”


“重点是,”他妹妹深吸了一口气,“我们目标的侄孙,盖勒特·格林德沃——他长得太帅了。”


“所以,”阿不思冷静地说,“你没能弄到他们的黑巧克力配方喽?”


“是的,”阿丽安娜说,“不过我买了一打特惠情人节巧克力来吃,买12送1,还附赠杏仁糖呦。”


 


2.


“巴沙特店里的甜品都是邪教!不明白为什么现在人们都爱吃!”阿不福思说,“他们用那么多黑巧克力和杏仁!最重要的是他们从来不用羊奶酪!”


“其实,”阿丽安娜说,吃着杏仁糖,“我也觉得羊奶酪的口感有点怪怪的。”


“不管怎样!”阿不福思说,“我们要捍卫邓布利多家白巧克力蛋糕和水果蛋挞的尊严!我们是戈德里克山谷最棒的甜品店!我们不能让那个奇怪的德国佬成为家族事业衰败的原因!”


“快去搞定他!”他对阿不思吼道,“弄清楚他们到底给巧克力使了什么魔法,或者把他们丢进河里去!”


 


3.


“好吧。”阿不思说,因为阿不福思实在太吵了。


而且悄悄地说,他自己也研究过黑巧克力,觉得它还是很有意思的。


而且阿丽安娜真的很喜欢杏仁糖。


 


4.


“其实我可以再去一次的,你们知道。”阿丽安娜说,“我会努力不盯着他的脸的,或者眼睛,或者嘴唇。”


“不。你不要去了。”阿不思和阿不福思一起说道。


 


5.


“嗨。”阿不思说,“我要一袋杏仁糖,嗯,还有白巧克力蛋糕,覆盆子夹心的那种。”


“你很有自己的主意嘛,年轻人。”巴希达·巴沙特笑眯眯地说,“你一定没见过我的侄孙吧?他刚刚从德国来看望我的——盖勒特!盖勒特!”


有个年轻人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他有一头亮闪闪的金发,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看起来敏捷又俊朗,不过最重要的是,他有一种酷极了的不耐烦的神情。


“怎么啦?”他问。


“盖勒特最喜欢我做的黑巧克力了。”巴沙特对呆在柜台前的阿不思说,“你要不要也来一打?情人节特惠呦。”


“啊?”阿不思说,“喔,什么,好啊。”


 


6.


“所以你也买了一打黑巧克力。”阿不福思说,“这都是为什么?!”


“我觉得我明白的。”阿丽安娜说,“魔法不在巧克力上,魔法在格林德沃上。”


“这是什么意思?”阿不福思问。


“阿不思一定明白我的意思,”阿丽安娜说,“对不对,阿不思?”


“啊?”阿不思说,“喔,什么,好啊。”


“他明白我的意思。”阿丽安娜对阿不福思说道。


 


7.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意思!”阿不福思说,“搞定他们!如果问题在格林德沃身上!就把格林德沃扔到河里去!”


“你这样是不行的!”阿丽安娜严厉地指责他,“争吵不能解决问题,我们要吸取经验,善用自己的优势。”


“我们的优势是什么?”阿不福思说,“我们有全山谷最棒的白巧克力!”


“不对。”阿丽安娜说,“我们有阿不思。”


“这又是什么意思?”阿不福思问道。


 


8.


埃菲亚斯·多吉走进了邓布利多甜品店。


“你好,”他对可爱的店主小姐说,“我要一只水果蛋挞。”


“你只是要一只水果蛋挞吗?”店主笑眯眯地问他,“你吃的有点少呀,对了,你见过我的哥哥阿不思吗?他刚刚从学校里回来——阿不思!阿不思!”


有个年轻人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他有一头柔顺的红发,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看起来温和又俊朗,不过最重要的是,他有一种美极了的充满关怀的神情。


“怎么啦?”他问。


“阿不思最喜欢我做的白巧克力了。”巴沙特对呆在柜台前的埃菲亚斯说,“你要不要也来一打?情人节特惠呦。”


“啊?”埃菲亚斯说,“喔,什么,好啊。”


 


9.


“就是这个意思。”阿丽安娜对阿不福思说,“你懂了吗?”


 


10.


邓布利多家的甜品店生意超过了巴沙特,事情似乎发展得很顺利。


但是卑鄙的作者不会让事情变得这么容易的。


 


11.


“哈喽,”阿丽安娜头也不回地对走进店里来的客人说,“你想要白巧克力和山羊奶酪吗?那是我哥哥最喜欢的。你见过我哥哥吗?阿不思——”


“我见过。”客人说,“事实上,我是来找他的。”


阿不思从柜台后面走出来。


“怎么啦?”他说。


“哦,”他妹妹指着他们的客人,“格林德沃来找你了。”


盖勒特对他懒洋洋地一笑。


“啊?”阿不思说,“喔,什么,好啊。”


 


12.


“我希望阿不思把他扔进河里去,我们的生意就会好了。”阿不福思说。


“我希望阿不思把他拐回家里来,我们的生意会更好的。”阿丽安娜说。


 


13.


“你喜欢黑巧克力,对不对?”他们在河边走着时,盖勒特问,“我看到你买巧克力了。”


“其实我家比较喜欢白巧克力。”阿不思说,“不过我觉得黑巧克力也是很有魅力的。”


“我喜欢黑巧克力,”盖勒特说,“你一定也更喜欢它,对不对?”


“嗯,”阿不思说,“这个……”


“对不对?”盖勒特问,用他的蓝眼睛看着阿不思。


“是啊。”阿不思说,“我觉得我更喜欢黑巧克力。”


“太好了,”盖勒特说,“你到我们的店里来玩吧,我们在一起,一定能做出最棒的黑巧克力。我们要做一个帅气的标语!叫做——”


“为了更棒的巧克力?”阿不思说。


“是啊,”盖勒特说,“为了更棒的巧克力!”


 


14.


“我犯了一个巨大的,巨大的错误。”阿丽安娜,邓布利多家唯一清醒而智慧的人,这么告诉阿不福思,“我忘掉了一种可怕的可能。”


“那是什么?”阿不福思问。


“盖勒特邀请我到他家去玩,”阿不思走进门来说,“我以后只能在店里呆半天了。”


 


15.


“你不能和他走!”阿不福思吼道,“你忘掉白巧克力的尊严了吗?你忘掉邓布利多家的荣耀了吗?你忘掉我们一起做水果蛋挞的美好时光了吗?”


“你在说什么呀!”阿不思说,“我只是和朋友出去玩而已,而且我每天都会回家里来。”


“反正我不让你走!”阿不福思嚷道,“你这是不关心我和阿利安娜!不关心我们的店!”


“你烦死了,山羊控。”盖勒特说,“你再拦着阿不思,我就要打你了。”


 


16.


你们是不是在期待那个我们见过无数次的悲剧场景,就是那个,阿利安娜跑了出来的那个。


 


17.


阿利安娜跑了出来。


 


18.


“你们住手!愚蠢的男生们!”她威严地喊道,“我有话要说。”


“这不是什么大事。”她对阿不思和盖勒特说道,“你们难道不知道吗,在两个地方也可以谈恋爱的。如果你们真的想天天在一起的话,可以每天上午在巴沙特那里做黑巧克力,每天下午在我们这里做白巧克力。还可以变着花样玩,增加乐趣呢。”


 


19.


“如果我只喜欢黑巧克力呢?”盖勒特问。


“这说明你不够喜欢阿不思,甚至都不能为他接受一种巧克力!”阿丽安娜说,“阿不思会心碎的,你一天也不能带着他回巴沙特的店了。”


“哦,”盖勒特想了想,勉强地说“那好吧,我们可以试一试。”


 


20. 


于是他们实行了这个计划。过了不久,阿不思和盖勒特都觉得把时间浪费在路上非常麻烦,于是他们把两家店合并到了一起,黑巧克力和白巧克力,杏仁糖和水果蛋挞摆在了一起,买一赠一,销量更好了。


而且,非常奇怪的,在柜台前面说:“啊?喔,什么,好啊”的人们反而比以前多了。难道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大家比起看好看的男孩子,更喜欢看好看的男孩子在一起吗?


 


——END——



评论

热度(1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