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落落鸭.

[红海行动][主后勤组/咕咚/锐宏/机枪] 错误示范

北安_yoruya:

* 小甜饼没跑


* 战后设定,全员存活


* 微咕咚/锐宏/机枪


*感谢 @山重庚 太太授权的梗!看原梗请走  对天线宝宝和暖宝宝的一点小想法


* OOC属于我,英姿飒爽属于全蛟龙


 


 


 












 


从伊维亚回来,陆琛和庄羽足足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半月才归队。


回到蛟龙的那天,杨锐组织队员给他俩接风。


“再跑一圈,啊,提起精神气儿来!”


七个人顶着烈日在训练场上狂奔,杨锐在一旁掐着秒表,“陆琛庄羽,太慢了加一圈!全队为了庆祝你俩出院特意举行的耐力跑比赛,你们就这样表现?”


陆琛恨不得当场吐出口血来。用这种方法庆祝,你们能不能省省?


庄羽早在听到还要“再加一圈”的时候就心理彻底崩溃了。


“你俩不行啊,”杨锐恨铁不成钢,“才躺了几天就动弹不动了。看看你们的队友们,你们俩啊!得融入到我们这个优秀的集体中来!”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是人都有好强慕胜的心,换言之:追求优秀。更何况是在蛟龙特战队这样顶尖的队伍里,向优秀的人靠拢学习更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是,要融入到一队“这样优秀的集体中来”?


以前倒是没问题……


现在?


 




 


“队长!你吃饭了没?”


副队长徐宏一路小跑着回寝,从怀里掏出个还温热的饭盒:“我就知道你又在这忙着写报告不去吃饭,诺,今天食堂有糖醋里脊!”


杨锐眉开眼笑地接过饭盒,“还是你心里惦记着我,比那帮小崽子强多了。”


窝在窗户底下听墙角学习优秀的其中两个小崽子不乐意了。一边捧一边摔,队长你背地里原来是这样的?


徐宏眨着大眼:“这会儿才知道我的好?”


“瞎说什么?”杨锐反应挺快,“你还有哪天对我不好的?”


徐宏没绷住笑出来。


庄羽偷偷扯一把陆琛的袖子,小声问道:“琛哥,你说他俩笑啥?也不说重点。”


陆琛也纳闷:“我不知道啊 ,我又不敢探头看。你出门咋不带个便携式摄像头?”


“谁知道他俩还能靠暗号交流啊!”


俩人正互相推诿责任,突然听见屋里传来响亮的一声。


“啵!”


然后又没动静了。


庄羽:?????


陆琛:!!!!!


 


 




陆琛提议:“要不咱俩去看顾顺李懂,他俩磨合期呢应该干货比较多。”


庄羽附议:“成。”


这次俩人特意揣上了观测摄像头,架在小制高点上对准靶场的俩个狙击队员。


李懂正在调试准星。


这次回来,他被队里推荐到上面,很快就要去参加主狙击手的训练了。


顾顺在一旁给他提供指导:“手再抬高点,枪头稳住。”看一眼李懂上一靶的弹位,“偏差大了,你没计算好高度。”


“我觉得这枪的瞄镜测算比例跟实际还是有些出入。”


“嗯,经验比说明书靠谱多了,还是得上手多练。”


不愧是靠技术吃饭的人!庄羽感叹,“琛哥,你看他俩训练多认真。”


陆琛点头:“是啊,只有不断地努力才能变得更强大。顾顺虽然平时拽的二五八万的,实际教起人来还真是倾囊相授毫不吝啬。这是一种多么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这是一种值得我们学习的奉献精神!”


“琛哥你真有文化!”庄羽给他比个大拇指,目光回到靶场上,“……现在他俩在干啥?顾顺怎么绕到李懂后面去了?”


“啊?”


“他还拉懂哥手!”


“这……”陆琛挠挠头,“可能是在教他瞄镜?”


“那他抱着懂哥干啥?咱这太远了听不清说话,”庄羽皱眉,“懂哥脸都红了,琛哥你当初打靶也有人这样带你?”


陆琛:“………………”


陆琛:“我不是,我没有,别瞎想啊。”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


短短一个半月,陆琛已经被甩到了时代的洪流之外。


“羽啊,你觉不觉得,”陆琛咬着筷子,“咱俩好像被排挤了。”


庄羽忙着往嘴里扒拉蒜香排骨,“唔是伐,唔不知道啊。”


“咽下去再说,小心你噎着!”陆琛给他递杯水,“你看他们都两两行动,从咱俩回来都没人带咱们玩儿。”


“嘁嘁喳喳说什么呢?”佟莉端着盘子过来,身后石头亦步亦趋地跟着。


“哎呀!现充滚开!”陆琛捂眼。


“唉哟!我闻到了恋爱的腐臭味儿!”庄羽跟着入戏。


佟莉赏了他俩一人脑门儿一个爆栗:“你俩艺校毕业的?”


石头把盘子搁佟莉对面坐下呵呵傻笑:“莉莉还没答应我呢,我俩还是战友,还是战友嘿嘿。”


佟莉点头,一本正经:“你这样想就对了。别的事情,组织上还要继续考验观察你。”


“观察观察,欢迎观察。”石头恨不得写篇思想汇报以彰心迹。


陆琛心里那个酸啊。你俩这样打情骂俏有意思?


陆琛想偷偷把手伸到石头兜里掏糖吃。


佟莉眼疾手快给他拦住,“你别欺负石头啊,他这次从家带的不多。”


“这你都知道?”庄羽惊讶。


石头咧着嘴红了脸,“前段日子我带莉莉去我老家蓬莱那边旅游了。”


陆琛&庄羽:“……??????”


妈耶!谈恋爱的人真可怕!


我们换个桌吃饭吧!牙疼!


 


 




 


 


 


 


“我不行了。”


陆琛说。


“琛哥我也不行了。”


庄羽跟着呲牙咧嘴。


“我就说了谁输了谁喝一杯水也太残忍了!你还非拉着我上!”


为了躲避闪光弹的俩人周末无奈窝在宿舍打了一下午游戏,互相灌了对方得有两升凉白开。


接下来俩傻孩子没干别的,携手跑了好几趟厕所放水。


“琛哥,你年纪大了,肾不行,我才跑了三趟,你都四趟了。”


“滚蛋,你哥身强体健着呢!”


庄羽对此表示不屑。


陆琛急了:“哎我说你什么表情,不信咱俩站跟前儿比比,你看你看,哥够大吧!”


“卧槽!”庄羽感觉自己被扎了眼,“你过来干啥!……!我也不小好吗!”


“有吗?我觉得不如我啊。”陆琛嘀咕,“……庄羽你脸怎么这么红?”


“……”


“……呃。”


陆琛觉得自己也脸红了。


 




 


俩人一路无言地回到了寝室,然后无言地关灯睡觉。


这气氛不太对啊!


庄羽破天荒失眠了,一闭上眼就是陆琛那玩意儿。


好像……还真的……不小。


啊呸呸呸呸,想什么呢?简直是长他人志气!


庄羽猛地翻了个身。


上铺的陆琛被他这个大动作吓了一跳,差点从床上给晃下来,“羽啊!你折腾啥!学浪呢?”


他还对某天夜里遇到六级大风,被一个浪头从舱室床上掀下来的事情心有余悸。


“哦……琛哥对不起,我就,我睡不着。”


庄羽不好意思。


陆琛倒是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我突然想了想,咱俩从一开始方向就错了。”


“啊?”庄羽摸不着头脑,“你在说啥?”


“我说融入集体这事儿啊!”陆琛道,“你想,去伊维亚之前咱俩也没脱离集体啊,怎么回来世界就变了样了?”


“呃……队长说咱俩不够优秀。”


“扯淡!明明是他们自己变了!”陆琛极度不忿,“都变了!……我算是想明白了,他们全都背着咱俩谈!恋!爱!”


“啊?……啊!……啊???”


联系这几天的观察结果做个上下文思考,庄羽差点哽住。这也能行???


“……那完了,这下咱俩注定掉队了。”天线宝宝叹口气。


“唉。”陆琛跟着叹气。融入集体?臣妾做不到啊!


“算了算了,赶紧睡吧。”庄羽劝一句,突然又想起来,“琛哥,回程的时候为啥你跟我一架飞机?”


“啊?伊维亚政府军就给了这么点儿支援,就剩咱俩了只能跟着他们的兵一起撤离啊。”


“不是,”庄羽起来,爬到上铺坐到陆琛身边,“佟莉跟石头不是坐上一班飞机走的?你当初跟他俩在一块儿,后来怎么又回到贝拉家这边了。”


“我这不是……”陆琛话说一半。


当初顾顺李懂终于把他们从绝境中救出来,几个人刚打算歇口气,陆琛就发现小队里庄羽的信号消失了。顾不上自己被子弹击中多处的左臂还没有得到有效包扎,他扛起枪来就往山脚下冲。


顾顺一把拉住他,“陆琛你去哪儿?我们没收到命令呢。”


“命令你个鬼!”陆琛急得不行,“老子得去看看庄羽!”


幸亏他回去了。当他在羊圈里看到浑身是血的人儿,紧张的几乎把这么多年来的急救术忘了个干干净净。


“……你这不是啥?”


陆琛的思绪被拉回来,拐了个弯回道:“我这不是突然想起来自己一路上打死十几个,必须当面跟你炫耀炫耀哥的英姿。”


庄羽:“……”


打战友是什么处分来着?


他们的驻地在山上,山下就是一望无垠的大海。夜里静悄悄的,海浪不紧不慢的一下又一下,拍击岸边的礁石,像是弹奏一首无名的曲子。


“琛哥,谢谢你。”庄羽突然说,“我知道,要不是你回来找我,我大概就真死了……”


陆琛气的掐他:“啊呸!不能说点儿好的?”


庄羽看着他笑。他本来以为自己注定要埋骨他乡了,重新连上通讯器后便已经神思恍惚。第一次打这样一场硬仗,不同于任何一次实战演练,在没有任何队友的掩护协助下,他自己保障了全队的通讯支持,还打败了两个敌人。


真帅!他想,我这算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了吧?


就是可惜,不能跟陆琛炫耀了。他老觉得自己不让人省心,嘿,这下他可不得不要另眼相看了。


唉,就是可惜啊。


——琛哥,我有个秘密,我还没跟你说呢!


“……”


陆琛被他盯着笑得心里直发毛:“……你要不要来点药。”


“嘿嘿嘿。”


庄羽坐在陆琛的上铺,巴掌大点的地儿窝着俩大男人实在有点挤的慌。明明是夜里,陆琛却觉得对方眼睛里发出光来。


“琛哥,其实队长也没说错。”


“啊?啥?”


陆琛没反应过来。


他只觉得突然变得好安静。连海浪声都消失不见了似的。


庄羽凑过来吻他的唇。


“琛哥,想不想也成为优秀的一员?”


 


 


 


 


 


 


 


 


 


陆琛:“庄羽,我是你的什么?”


庄羽:“呃……你是我的发报器。”


陆琛:“!?原来我就是个天线?????”


“不啊,”庄羽从身后抱住他,“……你是我最宝贵的负重。”


 


 


 


 


 


 


 


Fin.


 


 


 


Emmm哈哈哈写完了。


为什么感觉每次在我手下这两只都如此欢脱【趴


算了算了他们是小天使,小天使干什么都是对的哈哈哈!


再次感谢庚庚美丽的梗!


 


还有没错,那个被海浪从舱室的床上掀下来人就是我 -_-|||


小小纪念下自己在船上度过的那么多日日夜夜……



评论

热度(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