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落落鸭.

【红海行动】【狙击组/双队组/机枪组/后勤组】点亮你的隐藏技能吧之镜像篇

海天一色不是酱油:

OOC属于我,光荣属于他们。


全员存活设定,小甜文。




前文请大力的戳这里:http://bingxiayouyu.lofter.com/post/1cc1db06_1261e5b7




多谢大家捧场,感恩笔芯!




张天德的隐藏技能佟莉想了很久也没有眉目,后来想了想,石头这么憨厚的人,有啥隐藏技能估计也早就被自己发现了,也就没再深究下去。


一年一度的跨军区红蓝军大对抗开始了,那个口号怎么说的来着?踏平朱日和,活捉满广志。


满广志能不能抓到不知道,佟莉只知道自己现在有点麻烦。


她跟对面吐着舌头的德牧军犬大眼瞪小眼,一时间僵持在那里。


军犬的训导员不知道在哪里,军犬不同于战士,你拔了发烟罐他自己知道躺倒弃权,狗狗可不知道,咬住就不撒嘴,而且军犬也是战友,你总不能把战友就地拿匕首开膛破肚了吧?


佟莉左右看了看,盘算着要不就上树躲一躲得了。


没想到她一动,军犬汪的一声就扑上来了。


“喝!”一声暴吼从浑身紧绷的佟莉背后响起。


然后佟莉就看见军犬一怔,居然就这么从空中生生的停下降落地面。


她一回头,张天德直直的盯着军犬,眼神凌厉坚决,右臂抬起,手掌竖直。


然后猛然握拳:“吒!”


佟莉猛然反应过来……他不会是在……训犬吧……


佟莉再回头看狗狗,后者已经标准站姿立定了。


张天德上前一步,拳又变掌向下一压:“坐!”


军犬吐着舌头,有点犹豫。


张天德又上前一步,眼神始终不曾动摇的直视着军犬的眼睛,再次重复:“坐!”


这次军犬眼中的最后一点犹豫消失了,乖乖的后腿一弯,就地坐下了。


佟莉瞪大了眼睛:“石头,你还会这个?”


张天德蹲下来摸着军犬的头,跟佟莉解释:“我爸是警察,管警犬大队,我打小就是在黑背和德牧堆里长大的,这些军犬警犬,其实训练方法都差不多,应付起来没问题。”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糖块来给狗狗喂了一块,又把手放在狗狗脖子上挠痒痒。


佟莉看着石头蹲在那里逗狗,看看德牧一脸耿直纯真,单眼皮的水汪汪小眼睛,再看看石头,小眼睛水汪汪单眼皮,一脸的纯真耿直,低着头,“哧”的一声捂着嘴乐了。


“莉莉你笑啥?”张天德有点懵。


“没,没什么。”佟莉咬着嘴唇忍着笑,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咱们赶紧去集合点吧。”


张天德的本意是让军犬自己回去,但是佟莉不知道什么原因舍不得,于是决定牵上它一起上路。


两人一狗走在山间的小路上,路边的野花阵阵的微香,太阳开始慢慢的偏西,映在山脊线上镶嵌了一圈金边。


佟莉在海上漂久了,难得看到这样山里的景色,左看看右看看,兴致盎然,机枪背在背上,手晃啊晃的,很是自在。


张天德不做声的牵着狗跟在旁边,眼睛就不自觉的瞟到了佟莉的手。


山间小路,人迹罕至,就他和佟莉……好吧还有一条军犬。


张天德低头用眼神征询意见:“……儿子,我牵你妈妈的手,她不会打我吧?”


狗狗吐着舌头眼神乖巧,张天德心想,你不说话就表示同意了啊……


狗狗一脸无辜。


张天德赶上一步,觉得自己心跳那是噗通噗通噗通,他深吸一口气,装作若无其事的,向着佟莉伸出了自己的手。


佟莉的手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小,包在手里一团,张天德觉得一股电流直接顺着胳膊窜上心脏。


“你你你你……你别多想啊……”石头的舌头打结了。


他觉得自己脸上发烧,又想看佟莉,又不敢看。


佟莉没吭声,反手跟他十指相扣,两人掌心的茧子摩擦在一起,手心热热的。


狗狗不知道看到了啥,汪的一声,张天德赶紧勒一下绳子,“嘘”了一声。


乖儿子,别打扰我和你妈约会,回去给你加餐牛肉罐头。




于是在集合点守着天线百无聊赖的庄羽,迎面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和乐融融的“全家福”(?)景象。


看着石头佟莉拉着的手,天线宝宝觉得自己遭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他又看看石头牵着的那条德牧军犬,不知道为什么,从军犬的眼里,他读出了相似的悲凉。


明明我有男友,却活得像条单身狗。


宝宝心里苦,宝宝要找陆琛说。








身为一个种花家军兔,种菜开荒技能几乎是人人必备,但是像杨锐这样热爱种菜的,还真不多。


种菜几乎是杨锐的一个执念了,走到哪里种到哪里,据说当年第一次去朱日和都带着一个盆,种生菜。


上了船也没耽误杨锐继续挥洒他的种菜热情,随着科技,尤其是黑科技的发展,军舰上种菜也开始付诸于实践,好让指战员们吃上新鲜蔬菜自给自足,这就给杨锐提供了一个展示才华的舞台。


杨锐成了除了司务长和炊事班之外最喜欢泡在无土栽培蔬菜室的人。


天线宝宝庄羽是城市出生城市长大,看着麦苗叫韭菜的主儿,对于杨锐这种对于种菜的热情实在是理解不能。


他去找陆琛答疑解惑,陆琛叹口气把他吓一跳,赶紧问这种菜后面难道还有什么男默女泪的典故。


男默女泪没有,小故事倒是有一个。


庄羽眼睛直放光,哎哎哎你等一下再说等我拿瓜子。


故事很简单,很久很久以前,队长还不是队长,只是个班长,他正式带的第一批兵,里面有一个大学生士兵,陆琛瞟一眼庄羽,跟你一样,停了学籍来当兵的,保家卫国。


年轻人都有点傲气,这个小新兵却不一样,待人温文有礼,做事周到,态度谦虚,很招人喜欢,更难得的是,勇敢,坚定,是个优秀的战士。


这么优秀的战士,自然很快就脱颖而出,在杨锐进了蛟龙的第三年,他也跟着站到了选拔的队伍里。


作为一个资深蛟龙,杨锐对这些新人非常严格,坚决贯彻着不变态不出尖的训练方针,人一批一批的刷,最后剩下的,就有那个大学生士兵。


不管杨锐怎么练他,他都不吭声,默默的承受着,杨锐越练越狠,他还是咬着牙死扛,一直扛到挂上蛟龙臂章。


第一次出实战任务,杨锐带队,几个人一猛子扎进了南海深处一个小岛上,一蹲就是俩月。


那时候后勤条件不比现在,供给紧张,为了避免暴露目标,供给船半月才来一次,虽然也还够吃,但是蔬菜几乎没有,靠维生素片勉强维持着身体机能的平衡,但是人最根本的对于食物的需求和渴望,不是几个药片能解决的。


杨锐总是省下自己那份蔬菜分给那些士兵,分到那个大学生碗里的时候,人没吭声,却总有办法再把菜塞回到杨锐碗里。


然后杨锐又给塞回去,说我是你班长,也是你队长,我让你吃你就吃。


一直听话的大学生这次不听话了,抿着嘴看着他,杨锐一瞪眼,看什么看,显摆你眼大?赶紧吃!说完低头接着往嘴里塞压缩干粮。


对面没声了,安静的环境里咀嚼声慢慢响起。


等啊等啊,终于等到了目标,一艘走私船,激烈的交火后,杨锐冲进驾驶室摁住领头的船老大,一抬头却看见船舵上绑着的炸弹。


大学生士兵冲了进来,他学的就是爆破和拆弹,当下蹲在那里就开始拆。


没想到对方船舱下还藏着有人,杨锐踢倒一个,抡翻一个,回头却看见一个匪徒拿着刀子朝着蹲在地上的大学生背上就插了过去。


拆弹到了关键时刻,大学生抿紧了嘴,他想,豁出去挨一刀也要把这弹拆了。


噗,刀子插入人体的声音,却没觉得疼,大学生一把扯掉电源线,炸弹启动装置停摆,他抬起头,看到的是他的队长,一手握住刀刃,一手拧住了持刀人的脖子。


那刀刃,已经有一小半扎进他队长的肩膀了。


“啊!!”一直温和的新兵,突然爆发,捡起枪就是一顿连扣扳机,连声枪响,直到打光子弹。


松开手里血肉模糊的尸体,杨锐捂住肩膀,回头看见他家的新兵,杨锐才想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拿枪的手还在颤抖,眼神却坚定,大学生说,班长,我再也不会让你为我受伤了。


增援的船因为风浪延迟了,杨锐病倒了,伤口发炎引发高烧,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就在想,这么死了真亏,老子到最后连口青菜都没吃上。


从那以后队长就爱上种菜了?庄羽托着腮帮子,哎那个大学生呢?他后来去哪儿了?


陆琛恨铁不成钢的敲他脑门子,还能去哪儿,给你当副队长呢!


军舰的温室里,温暖而潮湿,一架架的蔬菜长势喜人,杨锐蹲在一盆青菜面前,戳戳嫩嫩的菜叶子,说,哎徐宏你知道吗,那时候,我就想着能喝口青菜汤,做梦都是,现在可不怕咯,全是菜,煎炒烹炸,舒服。


徐宏就蹲在他身边,笑呵呵的,大眼睛里满是生机勃勃,说就是啊,现在的这群小崽子们真享福,可跟咱们那时候不一样了。


哎徐宏,我想好了,转业之后,我得买一个带院子的房子,全种上菜。


徐宏失笑,怎么啊队长同志,你还要把种菜事业进行到底啊。


对啊,杨锐一脸的理所当然。


那好,我陪你,咱俩一起种菜。


今儿中午你说是菠菜汤还是青菜汤?


不知道,我就知道你面前这盆油菜长虫子了。


哪儿呢哪儿呢?!


这里这里。


靠!等我拿药去。


……


……










李懂的隐藏技能是跳舞。


顾顺有点小不满,不是针对李懂也不是针对任何人,他介意的是,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个隐藏技能的人。


年底了,虽然大家在外护航,但是该过的年还是要过,蛟龙一队分到了联欢会的一个节目任务,于是顾顺就看着杨锐一脸理所当然的把这个任务就交给了李懂:“懂事儿,还是照旧,你编个独舞,三十晚上你上。”


“是。”李懂立正。


看着旁边队员们都是一脸的习以为常,顾顺意识到,他还真的是最后一个知道李懂隐藏技能的人。


顾顺很不开心,回到宿舍看到李懂打开平板电脑开始编排舞蹈动作的时候,这种不开心才算缓解了。


他从不知道,李懂跳舞这么好看。


李懂骨架小,个头虽然不高,但是四肢修长,一个简单的起手势就让顾顺觉得,真有范儿。


腰那么细,背那么直,腿那么长……


顾顺看着看着,那种不开心慢慢的又回来了,这样的李懂,他突然很不想让别人看到。


这样的心情一直延续到了三十晚上,李懂的独舞《海军力量》热血昂扬,舞情并茂,引来一阵阵掌声雷动,顾顺跟着鼓掌,看着舞台上李懂红扑扑的脸,一颗心有点没着没落。


联欢会散场,大家都回了寝室,顾顺则去了靶场,每天晚上加练一轮夜间射击是他多年的习惯,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顾顺拽的资本不仅来自于天赋更来自于他的苦练。只是今天的心情格外不同,连带着靶子也跟着遭殃。


五十发子弹打完,顾顺抱着枪管还带着余温的狙击枪准备回寝室。


舰上静悄悄的,虽然是大年夜,但是作息一如既往的严格,顾顺抱着枪慢慢的沿着船舷走着,一拐角,那边的栏杆处倚靠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李懂。


他还穿着表演时的白色海军水手服,站在那里,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怎么还不睡去啊懂事儿?”顾顺一秒钟恢复那种吊儿郎当的状态。


他凑上去看着李懂的眼睛:“想哥想到睡不着?”


本来就是一句讨便宜的玩笑话,没想到,李懂却红了脸,抿着嘴,像是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似的,点点头:“嗯。”


嗯?这次轮到顾顺懵逼了。


李懂深吸一口气,站直身体看向他的眼睛:“顾顺,我想……跳支舞。”


他很快的转过身去,几步跨到甲板上,再转过来,举手,抬腿。


几个动作过去,顾顺发现,那并不是李懂今晚当众跳的那支舞。


……难道……顾顺很快意识到,李懂,在为他跳舞,跳一支独一无二的舞。


李懂在月光下跳舞,只为他顾顺一人跳舞。


白色的海军服被月光笼罩,海浪轻轻地给他打着拍子。


不同于舞台上的热血昂扬,月光下的李懂,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他的舞蹈是无声的,毕竟已经熄灯了,他们有纪律,但就是这无声的舞蹈,却像月光一样静静流淌,一直流淌到顾顺的心底。


他的舞姿舒缓,节奏很慢,眼波随着指尖流动,踮起脚尖,手臂抬起,指尖似乎要碰到那弯弯的月牙。


顾顺觉得,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李懂。


不同于战场上的另一种专注,专注到近乎……圣洁。


顾顺脑子里选了半天才挑中这个词。


举手投足,每一个动作似乎都是李懂,可又不是李懂。


他的眼神似乎看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他用指尖足尖勾画出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曾经只有李懂,如今却愿意为了他顾顺打开一扇门。


顾顺抱着枪,依靠着一根船柱,静静地看着他的观察员在月光下起舞。


仿佛,时间永远没有尽头。




庄羽的隐藏技能是DIY,没错的DIY小达人。热衷于把身边一切东西拆散了重组,以及各种,编织。


他的这个技能一开始让杨锐很是印象深刻。选拔的时候,一群新兵编战术手环,庄羽自告奋勇的把这活儿全揽下了,然后杨锐看着眼前花里胡哨形态各异的手环,玉米结、如意结、金刚结、十字结……太阳穴蹦蹦的疼。


小惠编手链都未必会他这么多花色!杨锐看着被罚跑圈的新兵庄羽,一脸无语的对着徐宏吐槽。


后来正式成了蛟龙的一员,庄羽入队第一件事就是把全队所有的仪器拆零一遍外加拿废旧电线绳索编了好几个中国结,还送了政委一个。


从此杨锐下令,除了工作需要,一概不许庄羽碰三十公分以上长度的线状物体。


于是庄羽满腔的热情只能宣泄到陆琛的医疗物资上,那里还有一些可能让他过过DIY小达人手瘾的材料。


陆琛对于他这种名为帮忙实为添乱的行为,一直都是默许状态,庄羽也就更愿意赖在他的医务室,一呆就是一下午。


慢慢的,陆琛也开始对这种锻炼手指头的活计产生了兴趣,身为医生,手指的灵活度至关重要。


于是DIY小达人庄羽就成了陆琛的热心指导。


你看,咱俩都是技术兵种,锻炼手指灵活度这是必须的!队长他不理解!庄羽振振有词。


有一天石头肚子疼去找陆琛拿药,进门就看见庄羽拿着陆琛的橡胶肠子模型酝酿打个什么结,陆琛还在一边陪着兴致盎然的研究。


……石头决定以后作战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肚子,有子弹宁可用脸接,也不要陆琛拿起自己肠子编个同心结。


任务随时会有,也不会永远都优哉游哉。


这次任务没什么难度,过程也算是顺利,接应的直升机还有一会儿才能到,杨锐考虑了一下,让队员们轮班警戒,其余人原地休整十分钟。


陆琛站直了腰,深呼吸了一下,蓝天白云青草地,石头佟莉在那边驾着机枪警戒,顾顺拉着李懂摆弄狙击枪,队长队副拿着地图比划着什么。


咦?天线宝宝呢?


陆琛定位系统开启,几秒钟就锁定了目标。


庄羽趴在草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小屁股还一扭一扭的,像是找到玩具的小猫。


陆琛走过去,停在几步开外,没打扰庄羽的兴致勃勃,想看看他到底在干嘛。


扭来扭去的小屁股,扭的陆琛心都有点儿晃。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又到了小动物交……


陆琛一个哆嗦,赶紧把赵忠祥老师的旁白从自己脑子里赶走。


“陆琛!”庄羽捣鼓完手里的活儿,一回头就看见陆琛站在不远处,他开心的蹦起来,几步就蹦到了陆琛面前。


“给你!”他摊开手。


一个狗尾巴草编成的戒指。


庄羽的眼睛亮亮的,秀气的脸上红扑扑的。


坦率不扭捏的看着陆琛,那个眼神光明正大得陆琛简直都要怀疑这个戒指的含义了。


“陆琛。”庄羽的眼睛里闪耀着细碎的光芒,“副队教过我,我们是蛟龙,勇者无畏的蛟龙,有话要勇敢的说出来。”


他顿了顿,嘴角抿出一个坚定的弧度:“陆琛,你愿意接受我吗?”


陆琛忘不了吉布提的医院里,他背着护士晚上偷偷的跑到庄羽病房,看着昏迷不醒的庄羽,终究不放心,握着他的手,在床边坐着,不知不觉瞌睡过去。


早上的第一缕阳光洒在眼睑上,醒来的陆琛睁开眼就看到庄羽的大眼睛正盯着他。


“你醒了?!”陆琛又惊又喜。


庄羽点点头:“别担心……”声音有些沙哑。


陆琛摸了摸他的额头,又看了看床头的心电图,点点头,一颗心总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陆琛……”庄羽糯糯的低声唤他。


陆琛没来由的就觉得心里酸酸胀胀的,他下意识地握紧了庄羽的手:“下次教我个结实的绳编。”


“干嘛?”庄羽一脸迷惑。


“把你拴紧点,免得又……”陆琛止住了话头,他和庄羽心知肚明,他们都是战士,哪可能把一个拴到另一个身上永不分离。


没想到先开口打破沉默的是庄羽:“我昨晚梦见……依维亚了……”


陆琛心里一紧,庄羽接着说:“我惊醒过来,看到你在身边,我就放心了,睡着过去,我就再也没做噩梦。”


他咧开嘴一笑,笑容坚定:“陆琛,我不怕了。”


有你在,什么都不怕了。


其实哪用得着什么绳子,他们的心,他们的命,早就都捆在了一起。


陆琛从回忆里回到现实,他接过那个精致的戒指,材质虽然粗糙,但是编制的人很花了一番工夫,戴在手指上,严丝合缝。


“带了我的戒指就是我媳妇啦!”庄羽嗷一嗓子然后飞速的跑开了。


嘿!小兔崽子!陆琛摸索着手上的戒指,没事,来日方长,迟早让你小子知道,谁是谁媳妇。



评论

热度(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