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落落鸭.

【红海行动】【狙击组/双队组/机枪组/后勤组】点亮你的隐藏技能吧

海天一色不是酱油:

OOC属于我,光荣属于他们。


全员存活设定,小甜文。




不管是海陆空还是武警,能选上特种部队里当特种兵,那肯定都是很优秀的。除了各方面指数都比一般指战员出挑之外,基本上人人都有自己的一技之长,有的是亮在外面的,比如陆琛的医术、顾顺的狙击、佟莉的近身格斗;有的则是轻易不拿出来显摆,深藏不露,在特定环境下才会拿出来秀,简称:隐藏技能。


比如,佟莉的隐藏技能就是:刺绣。


是的,佟莉会刺绣,这一点蛟龙上下一直都不知道,连张天德也不知道,虽然部队这种很多事情要自给自足的地方,大老爷们儿都会订个纽扣缝个衣服啥的,但是刺绣这个技能,还真没几个人能够掌握。


所以当张天德拿出绣了ZT俩花体字母的毛巾挂在毛巾架上,而庄羽无意间看见了佟莉把另一条绣着同样花样的迷彩方巾递给张天德之后,全队人都深深的震惊了。


社会我莉哥,技能真是多。


依维亚任务归来,张天德死里逃生捡了条命,人没大碍,不耽误归队继续活蹦乱跳,但是脸上留了个疤,虽然嘴上说着不介意,可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边延伸到耳旁那狰狞的蜈蚣,张天德脑袋还是耷拉了两天。


佟莉就像没有这回事一样,拉着张天德合了一张影,趁着能用手机的时候给家里发过去,又给家里打了电话,说清楚了,这是我男人,我俩要结婚,恋爱报告已经交了,结婚报告正在准备。


是通知,不是征求意见,佟莉撂下电话,拉着张天德去买了两大包糖,给队里一散,就算是正式公开了。


张天德起先还有些犹豫,怕自己这样子配不上佟莉、怕佟莉家人不能接受自己,徐宏对他说,佟莉那脾气你还不知道,跟她矫情这个,她没踹你两脚都算是爱护军队财产了。


莉哥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吧石头,你这大腿是拧不动莉哥能撅折KBFZ脖子的胳膊的。天线宝宝庄羽如是说。


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俩人平时还是照旧,该训练训练,该出任务出任务,美中不足的是,张天德总觉得缺点啥。


那张他和佟莉的心形剪影,在战火里被揉搓的不成样子,沾了土还沁了血,皱巴巴的,张天德很心疼,小心翼翼的抹平了夹进枕套里面,看着防弹背心里空着的那一块,觉得有点空,想把新合影放进去吧,又怕和那一张一样下场,张天德舍不得。


正纠结的时候,佟莉看见了,捅捅他胳膊肘:“想什么呢石头?”


张天德不是个能言善辩的人,但是坑坑巴巴几句话下来佟莉还是明白了,她低头忍住了脸上的笑意,想了想,很多年没动过手了,怕生疏,还是先找个实验品比较稳妥。


“哎,晚上把你毛巾拿过来。”佟莉拿过块糖剥开糖纸放进嘴里。


迷惑不解的张天德晚上把毛巾送了过去,第二天一早,佟莉拿着毛巾站在他面前。


“给。”


张天德抖开毛巾,下面一角很快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赶紧拿到眼前细看。


两个花体的英文大写字母:ZT。


俩字母交叠在一起,弯曲的笔画好像一朵花。


张天德看看毛巾,再抬头看看一脸强压着得意装镇定的佟莉,震惊到说不出话。


嗯,他家会扛毒刺会突突突的佟莉居然会绣花和他家佟莉熬夜给他绣花这两件事哪个更震惊,张天德表示他选不出来。


而那两个缠绵在一起的字母,张天德觉得,真是世界上最美的造型。


佟莉看着张天德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从此以后你这个人我就算盖戳了,有事一起扛有苦一起吃,只要咱俩在一起,这辈子没有过不去的坎。


张天德用手摩挲着那微微凸起的花样,Z是张天德的zhang,T是佟莉的tong,两个字母交叠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交织在一起的针脚密密麻麻,这辈子都分不开。


他心想,这辈子,超值了,真好。








徐宏的隐藏技能是拔罐。


庄羽年纪小入队晚,比李懂还小半岁,所以有个天线宝宝的外号——当然,这外号的另一层含义就是,他就像天线宝宝,总是对生活充满了好奇心和感叹情。


天线宝宝一惊一乍:“陆琛!拔罐针灸这不该是你这蒙古大夫的延伸技能吗!”


陆琛捂脸,一边捂脸一边把一脸震惊的庄羽拖走,一边表示队长队副你们继续,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


杨锐趴在床上,脱光上衣的背上已经戳起来几个罐子,他一脸无奈的看着捂着嘴被拖走的庄羽,艰难的扭过头看徐宏,后者正在拿酒精棉球擦另一个罐子,然后瞄准他的背,手指摸索着寻找合适的穴位。


军舰上禁烟,不许有明火,拔罐也用的改良版抽气罐,拍在背上再用气泵把气抽出去,那一小块皮肤就这么紧起来紧起来,慢慢充血,有点疼又有点涨。


“徐宏,你也歇会儿吧,爬上爬下一天了。”疼涨之后就觉得背后凝滞住的血液又随着血管快速地流动起来,整个背部都热了。


“没事儿,给你拔完这几个再说。”徐宏说着,手里没停抽完气,细看了看那几个罐下圆圆的充血印记,“你看,哦看不到,我给你说,全都红的发紫,湿气太重了。”


常年在海上漂着,潮湿的环境下,日积月累的,难免会有些毛病,大家平时口味都偏辣,也是为了挡住那种渗到关节缝里去的潮湿。


杨锐是蛟龙的队长,在海上漂的时间最长,身上的伤也最多,只是他从没有对别人说起过,他早就习惯了自己扛,他是队长,扛得动扛不动的都是他的,他有这个觉悟,也就不愿意让队员为了他额外担心。


他也不知道徐宏是怎么看出来的,也许是同寝这么些年,他越来越频繁的不自觉揉肩,坐久了忍不住就会扶着腰轻轻转几下,他的副队长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总之,某一天,他被徐宏拉着摁在床上,然后看着徐宏变戏法似的摸出一套罐子,目瞪口呆的杨锐就这么成了他家副队长的第一个服务对象,也是服务时间最久的对象。


他都不知道徐宏什么时候学的这一套,就像徐宏这个人一样,什么都搁在心里,心里有数,就是不肯往外说,然后总是能把所有事情都给你想的周周到到,让你没有后顾之忧。


徐宏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一个一个的慢慢给罐子拧松气阀,看着罐子一个个充满气后再拿下来装好,给杨锐披好衣服:“晚上先别洗澡了,仔细着凉。”


杨锐爬起来活动了活动:“嘿,还真舒服。”


他伸手给了徐宏一个大拇指:“神医!”


徐宏一边收拾一边乐:“陆琛听见了会伤心的。”


“我这可是实事求是,他医术好,你是神医,这不矛盾啊。”杨锐帮着给他递过去罐子。


“说正经的,这几次拔罐,你背上的紫色可不轻,自己以后也要注意,不是二十岁那时候的小年轻了。”徐宏盖上盒盖,把罐子收好,转过身半开玩笑地说,“百废待兴啊,蛟龙可不能没有你。”——我也不能没有你。


两人对视着,没说完的后半句,他知道,他也知道。


早在依维亚生死一线的时候杨锐就想明白了一件事,该走的该留的,都有定数,勉强不来。


就算不会倒在战场上,他也早晚会有离开军营的时候,从依维亚回来他就坦白的告诉了徐宏,他觉得给徐宏做一下心理建设,这样,起码在那一天到来之际,徐宏不会太伤心,那双大眼睛要是装满了泪,能让你心都疼到抽抽。


徐宏接受这个现实却比他想象的快得多,他看定了杨锐的眼睛,然后说,如果你先走,没关系,等我,我会去找你。


不管你是离开了部队,还是去更远的地方;不管是十年,还是更久,相信我,我会去找你。


杨锐活动活动肩膀,那里已经不再涩滞,拔罐的效果很好,徐宏拆炸弹的细致手劲儿可不是白练的。


嘴上说着没有关系,但是还在为他能多留在这个地方哪怕一天而努力,徐宏,杨锐嚼着这个名字,这两个字带着莫名的让人心安的力量。


他的副队长,他的爱人,他的徐宏。








李懂感冒了,他们当兵的,尤其是特种兵,身强体壮,很少生病,所以,一个小病就会来势汹汹,套用陆琛一句话说,病毒被压制太久了,一旦战略性反扑,往往火力分外凶猛。


大家就这么看着李懂红着眼眶和小鼻子头,吸吸溜溜的跟在队伍后面,咬着牙不肯落下一个项目,一圈下来小脸蜡黄蜡黄的,分外凄惨。


浑身关节肌肉都酸酸软软使不上力,这也就罢了,更要命的是反胃,吃什么都不消化,吃了就吐,没有营养补充,体力消耗又大,没两天李懂就来了个大稍息,彻底趴了窝,被庄羽陆琛抬回了宿舍。


于是,去兄弟单位交流示范的顾顺一回来看到的,就是躺在床上,烧的迷迷糊糊一脸通红的小观察员。


冷,浑身发冷,脑袋瓜里却像烧着火一样的热,迷迷糊糊的李懂,觉得自己喉咙都烧干了,躺在那里,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就想到了妈妈煮的菠菜干贝粥,软软的、香香的,蔬菜的清香带着一点海贝的微微的腥咸,开胃,小时候只要生病了,就会有这碗粥摆在面前。


李懂迷迷糊糊的想着想着,眼泪就不自觉的滑落下眼角。


“妈妈……冷……”他小声的嘟囔着,他告诉自己,没有妈妈了,妈妈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再也不会有人,在他生病的时候,摸一摸他的头,给他煮一碗最爱喝的粥。


他只能趁着生病,放纵自己在半昏半醒之间,流露出那一点点脆弱和思念。


也不知道这么昏昏沉沉的睡了多久,他感觉到身边仿佛有人坐着,又仿佛有人在走来走去,似乎,有一只手放在他的额头上,过高温度的额头触碰到手心有点凉凉的,他试图睁开眼睛,眼皮却沉重的不听使唤。


然后他感觉自己身上一轻,似乎腾空了,然后……就没然后了。


他彻底昏过去了。


最后的记忆,是昏过去前,耳边的一句低语:“别怕,我在。”


莫名的心安,让他可以放心大胆地,把自己交给昏睡。


再度睁开眼睛,已经是在医务室,他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皮。


“醒了醒了!”佟莉的声音响在耳畔,刻意的压低了,似乎是怕吓到他,然后佟莉惊喜的脸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哎哟懂事儿你可算是醒了,烧退了吧?”说着佟莉就把手往李懂头上一搁,“不烧了,这就好了。”


……李懂脑子艰难的开始运转,他还记得在彻底烧起来之前,是庄羽在陪床,他不愿让战友耽误时间,又觉得自己没什么大事,就把庄羽撵去训练了,没想到庄羽一走,脑子的温度噌就上去了,然后就越来越迷糊……


记忆里……好像也有这么个人坐在身边守着,然后一只手也这么伸过来给自己试温度,然后……自己似乎是被抱起来了……公主抱……


他脑子里啪嚓掉下来一个画面,一次训练里,佟莉跟庄羽打赌,然后一把把陆琛横着抱了起来,目瞪口呆的庄羽输掉了一个月的零食外加给佟莉游戏代练。


……社会我莉哥,力大话不多……


李懂觉得自己的脸又烧起来了……难道是佟莉发现自己昏过去了把自己抱过来的……


佟莉没发现李懂已经陷进去自己的脑洞出不来,站起来就喊陆琛,陆琛拿着电子体温计量了量,点点头:“退烧了,很好。”拍拍李懂的肩膀,“懂事儿,你这回可是面子大了,穿越半个舰的公主抱啊,这待遇空前绝后了。”


……!!!!!李懂觉得自己脑子腾的温度又上来了。


被佟莉抱着穿越半个舰…………


“说什么呢?”一个懒懒的声音响起。


佟莉起身,让出了背后那个高大的身影,熟悉的吊儿郎当的气场。


李懂只觉得脑子一团乱,真要是佟莉抱的我……我怎么面对眼前这个人……


是怕他笑话自己,还是别的什么,李懂似乎觉得有那么一丝丝异样,却怎么也抓不住。


“行了,你留在这儿陪床吧,懂事儿已经退烧了。”佟莉站起来拍拍手,“我俩先撤了啊。”


她颇有深意的看了顾顺一眼,和陆琛走出了医务室。


屋里就剩下了李懂和顾顺。


李懂还沉浸在“被佟莉公主抱穿越半个舰”的脑洞震撼里,直到一个碗杵到面前。


他愣住了,浅碧色的粥里切碎的菠菜叶,几个零星的干贝丁,腾腾的冒着热气,虽然鼻塞闻不到味道,可是光看卖相就已经让人想要尝上一口了。


捧着粥的人已经大马金刀的坐在他身边:“能起来吗?”


李懂试着用了力,还是不行,顾顺把粥放在一边,把他扶起来,然后拿起碗,舀起一勺递到李懂嘴边。


“吃吧,晾了一会儿了,不烫。”


李懂有点愣怔,顾顺一挑眉:“我这可是第一次给人喂饭,过了这村没这店儿了啊。”


顾顺居然没有笑话他被佟莉公主抱,还给他喂饭……


李懂觉得自己这一发烧,世界都不一样了。


他乖乖的张嘴,含了一口粥,果然不是很烫,热热的,慢慢的唤醒他的味觉。


香香的,软软的,菠菜的清香,干贝的鲜咸,熟悉的味道……李懂低了低头,假装眼前的雾气只是粥的热度。


不可以,不可以在顾顺面前流露出脆弱。


但是他的低头却给了顾顺一个误导:“怎么,不习惯被喂饭?这么大人了还害臊啊?”


李懂抬起头,刚退烧的声音有点哑:“我没有。”


“这就能害臊,被人抱的时候倒不知道害臊了。”顾顺拿勺打算再给递一勺过去。


然后他成功地看到了刚才还病歪歪的小兔子毛瞬间炸起来什么样子:“什、什、什么抱!”


脸红的,不知道是发烧后遗症还是……


李懂绝望了,顾顺果然还是拿这个笑话他了……绝望里又似乎有点委屈,他怎么可以用这个来笑话他……


顾顺一脸夸张的受伤,李懂更加绝望,你取笑我,你还委屈,那我呢……


他瞬间觉得喝下去的那勺粥堵在了胃里,上不去下不来。


顾顺看着他:“你有没有点良心啊,哥马不停蹄赶回来陪着你,你昏过去了还抱着你跑了半个舰找医生,还没问你要劳务费呢,你就这个态度?”


……等等……


李懂觉得自己观察手的本能一下子激发了出来,瞬间抓住重点:“你说什么?”


顾顺索性把碗一放:“我下了飞机就赶过来陪你,我抱着你跑了半个舰给你找医生,给你找人陪床,还给你熬粥,我说李懂同志,战友情,懂吗?”


迎面躲过去个手榴弹,后面赶上来个迫击炮,李懂同志的小脑瓜很不幸,宕机了……


“我……我……我……”


无数的念头在他脑子里来回转。


昏昏沉沉里的那只手,是顾顺;抱着他的人,是顾顺;“别怕,我在。”还是顾顺……


熬粥……李懂看到床边,他突然就明白了石头看到佟莉绣花的心情。


然而随即他脑子里回响起顾顺刚刚说的那句话,战友情。


是啊,一切只是战友情,李懂不知道刚才的纷乱的脑子和现在莫名低落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我,我饿了,我喝粥……”他努力想掩饰一些什么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勉力拿起粥碗,大口大口的喝着,热热的粥在他嘴到胃烫开一条路,烫开味觉。


很好喝,有点咸,很鲜美,可是有一点苦。


喝了几口之后,碗被夺了下来:“哪有你这么喝的,胃受得了吗?”


顾顺伸手把碗搁在一边,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发烧的时候,你哭了。”


“我没有。”李懂低声说。


“我看到了。”顾顺又是一挑眉,随后看住了李懂的眼睛,“懂事儿,有什么心事,别藏着别憋着。”


“战友情,我知道。”李懂闷闷地说。


顾顺伸出两根手指头:“懂事儿,把前头那俩字去了。”


“……情?”李懂下意识的念出来,随即闭上了嘴。


“对咯。”顾顺一笑,“这次你重点抓对了。”


然后他就看到,他的观察员,瞬间成了一个煮熟的小虾米。


但是看起来心情不坏,好很多了。


他知道李懂心里有伤痕,不然不会在病时偷偷的落泪,他有耐心,就像在战场上引导李懂走出压力,他相信他可以带着李懂走出所有的伤痛往昔。


前面的路有他陪着李懂走,什么都不怕。


他端起碗:“喝吧,慢点儿。”


李懂有些迟疑:“真的是你煮的?”


顾顺有点委屈:“当然是我了。”


“你会这个?”李懂惊了。


“你以为哥只会狙击吗?”顾顺得意,“哥会的多了去了。”


他凑到李懂耳边,故意压低声音:“等你好了,慢慢教给你……”


顾顺,隐藏技能,烹饪,解锁。








陆琛的隐藏技能只针对庄羽一个人,简称人肉专属GPS。


不仅仅在天线宝宝各种闯进不该闯的场合的时候及时赶到把人拖走救场,还负责关键时刻救天线宝宝的命。


在小镇上,拖着被子弹对穿的胳膊,陆琛准确无误的奔回集合点,羊圈里,浑身是血的庄羽就那么扎进了他的眼睛里。


刺目的血红。


他嗓子里闷吼一声,似受了伤的狼,扑上去,手忙脚乱地拖出医疗包给庄羽止血包扎。


“陆琛……”庄羽觉得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死前能看到陆琛,他觉得,没啥遗憾了。


“别睡!”陆琛抬起头,看着庄羽一脸心事已了的样子,心底发凉,“别睡!!”


他嘴里碎碎念着,颠三倒四,从庄羽接受选拔到成为通讯员,一桩桩一件件,叨叨着语无伦次,他这才发现,庄羽的一切,他都记得很清楚。


念叨着念叨着,他眼前一片模糊,一抹,全是泪。


庄羽,庄羽,这片羽毛什么时候落到心上的,他不知道。


后来杨锐徐宏赶回来,他陪着庄羽一起上了直升机赶回去接受治疗,一路上,他都没有松开庄羽的手。


他给庄羽讲的最后一件回忆,是在各兵种特种兵大赛上,庄羽被几个陆军的逼到了丛林深处,差点给狼叼了,还是他陆琛,精准定位把他捞了出来和大部队汇合。


知道我为什么能每次都这么准确的找到你吗?他俯下身在昏过去的庄羽耳畔低声喃喃:“因为你的坐标一直在我心上。”


过了很久很久,庄羽活蹦乱跳一如往昔,他一如往昔的精确定位然后到处捞天线宝宝。


只为一人开启的隐藏技能也挺好。



评论

热度(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