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落落鸭.

归来[红海行动|主正副队]

Sonmyengger明明:

*红海行动四刷产物,我真的太爱蛟龙的每一位。全员有伤无残无亡,OOC


*私设众多,专业知识有误,望轻拍


*主锐宏,咕咚,机枪,后勤


*愿每一位英雄平安归来。


1.


徐宏正式归队那天,舰队正在筹备即将展开的海外护航,新一批护航编队全体队员集结,原本上蹿下跳打算接副队回基地的蛟龙一队全数被舰长政委抓去进行战备教育,只批了偷摸跟政委软磨硬泡了半天的杨锐一个人去接他的副队回家。


阳光醺人,杨锐隔得老远就看见提前收拾妥当的徐宏笔直地立在医院门口,望着杨锐露出一个比暖阳还醉人的笑容。


徐宏认真地敬礼,笑道:“报告队长,徐宏归队!”


杨锐眉梢一挑,抿唇忍住快溢到唇边的笑,回礼。


“欢迎回家。”


 


*


作为唯一一个直到送回舰队时还保持清醒,跟舰长汇报申请了杨锐的“黄饼行动”才陷入昏睡的伤员,徐宏身上的几个窟窿其实也挺凶险的,但好在他身体素质不错,没养几个日子就开始满地溜达,挨个儿病房送温暖,开导队员的战后情绪,鼓励大伙积极勇敢的面对留在身上的每一枚特殊的军功章。


……顺便旁敲侧击地了解一下队员的感情动向,瞪着一双探照灯一般的大眼睛一边嗑瓜子一边听八卦。


陆琛从副队手里抠了一小把瓜子,“石头中枪那会儿莉哥挺心疼的啊,又是喂糖又是抱着哭的,这怎么回基地就没动静了呢?医院都没来几次……”


石头半拉脑袋上缠着纱布,露出来的半截眉毛耷拉着,恹恹地像只没了主人顺毛的杜宾犬。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徐宏迷茫地分辨石头从纱布缝里钻出的这句话,转头瞧见陆琛也是一脸迷茫,“哥们儿,你现在这口条就别说话了,拿纸拿笔写——”


徐宏一拍大腿,拍得自己生疼,一瘸一拐地要奔护士站要纸笔去,开门就把刚从基地过来,四处抓自家副队的杨锐险些撞了个跟头。


杨锐眉毛一立,“徐宏!针没扎完瞎跑什么?!回去!还有你们几个!养病来了还是度假来了?!回屋!……顾顺李懂呢?”


被杨锐死盯着的陆琛嘴里还嚼着瓜子,半晌说不出话来,徐宏赶忙解围,站得溜直,“报告队长,李懂去看罗星,顾顺跟着去了。”


陆琛补充了一下,“死气白咧跟去的。”


神游半晌的庄羽目送队长先出了屋门,这才扯扯陆琛的袖子,仔细分析了一下石头摩斯电码似的话,“石头刚才说的应该是:莉哥会不会讨厌他——对吧?”


陆琛看着小通讯兵一脸认真的劲儿忍不住胡噜了一把他的脑瓜顶,抬眼就看见耳朵贼尖的徐宏探着脑袋进来,“我觉得,佟莉应该是害羞了。”


杨锐站在走廊,转身看着徐宏探进屋子的头顶上恨不得熊熊燃烧的“八卦”俩字儿,忍不住“噗嗤”一乐。


走廊的窗开着,凉丝丝的风拂起徐宏病号服的衣角。


真好。真好。


 


**


谁也没想到,徐宏竟然是除罗星之外最后一个归队的。


徐宏原本能够正式出院头一天中午,陆琛和庄羽脑袋挨着脑袋,低头盯着手机朋友圈里顾顺晒出来的“美食&观察员”唉声叹气,左一声右一声叹得徐宏直心疼孩子。


“你俩是见不得顾顺晒美食,还是见不得顾顺晒李懂?”


“都见不得……”陆琛一撇嘴,偷糖的手被石头一把拍开。


“莉莉送的糖,不许拿!”


石头脸上的纱布拆了一半,正常说话已经没问题了,就是偶尔含混了点儿,本来嘴就笨,现在看见佟莉说话还磕巴上了,队里其他的老爷们儿跟他急得直跺脚。


徐宏抻着脖子看见顾顺朋友圈底下蹦出一条评论,罗星对于顾顺拐走他的观察员耿耿于怀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一排咒骂的表情,外加一排感叹号。


然后顾顺秒回了一个吐舌头的表情,贼气人。


陆琛偷糖不成,垂头丧气地瘫在病床上,“副队,你能不能跟队长商量商量,让炊事班特意准备送来的病号饭换个花样……原来在基地感冒发烧头疼脑热,炊事班送来的是一碗面条两个鸡蛋,现在这受伤住院……”


“变成了一碗面条仨鸡蛋。”


徐宏眨巴眨巴眼睛,“队长带来的病号饭?”


陆琛庄羽张天德齐齐点头。


徐宏眼睛瞪得更圆,“不是每天都是两菜一汤吗?”


“……”


陆琛叹气:“队长偏心。”


庄羽点头:“对,偏心。”


石头附议:“嗯,偏心。”


为了队内团结,徐宏决定出院之前给苦命的孩子改善一下伙食。


鉴于伤员饮食的诸多限制,不太健康的外卖提议被徐宏一票否决,但军区医院附近没什么市场,徐宏只好跟护士和医生打了个报告,坐着公交奔着市区去了。


谁料这厢刚跟医院食堂借了厨房,一个电话把顾顺李懂喊回去当大厨,大街上就出了事儿。


光天化日,一小偷抢了银行门口取钱出来的大娘,大娘呼天抢地,小偷抢钱就跑。徐宏放下手里刚买的菜,抬腿就追了上去。


小偷看着精瘦,还挺能跑,徐宏追了二里地,把人扑倒的时候没想到这小子还揣了刀,负隅顽抗的怼了徐宏一下子。


徐宏把小偷扭上警车,然后在小警察的注视下“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


杨锐是在随同舰长和蛟龙二三队队长在基地选拔新队员的时候接到的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个被血吓得磕磕巴巴的小警察,说机主抓小偷受伤了,正准备送去最近的军区医院,按照他的嘱咐,给备注着队长的号码打了电话。


杨锐当即顶着一脑门子冷汗冲到医院,看见齐刷刷地挨着手术室墙根儿站着的几个队员和一个莫名跟着站得溜直的小警察,清了清发紧的嗓子。


“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


徐宏这刀挨得不算重,但第二天归队铁定是没可能了。杨锐铁青着一张脸,在墙角耷拉着的一排脑袋瓜顶上虚点了个遍,“归队当天,每人五千字检讨,一个月负重加练。”


“是!”


杨锐对着队尾满脸紧张的小警察摆了摆手,“那个……警察同志,你不用写。”


 


 


2.


杨锐守在徐宏的床前,余光瞥着腕表上跳动的时间,按照医嘱准时准点地拍着徐宏的肩膀,轻声地唤他的名字:“徐宏,徐宏,徐宏……”


“诶……”


徐宏挺大的眼睛动了动,先眯了条缝在屋子里掠了一圈儿,而后才定在杨锐那张又气又心疼的脸上,抱歉的咧嘴一笑,眉头还拧着,带着点儿委屈劲儿。


“队长……”


杨锐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得,服了你了。”


 


*


徐宏眨巴着眼睛看了看床头还没撤下的仪器,转而无意识地盯着杨锐看,像是在询问自己的状况。


杨锐就絮絮叨叨照猫画虎地把他手术的情况学着医生的话说给他听,陆琛一专业人士站在墙边默默不语。


麻药劲儿还没过,徐宏眨巴着眼睛看杨锐,眨巴眨巴就合上了眼睛,一副安详的神情。


杨锐有点儿慌,从床边的凳子上蹿起来,急切地上前喊他的名字,脚下一绊,只听见床头的监测仪器骤然警报长鸣,跃动的生命曲线趋缓归平。


满屋子的人皆是一怔。


杨锐肉眼可见地抖了一下,嚷道:“医生!医——”


陆琛实在是没忍住,清了清嗓子,拦住了下一秒就要冲出去找大夫的队长,弯腰把落在地上的监测电极捡起来,“队长,你刚才把副队身上的线踩掉了。”


“……”


陆琛接着补充道:“副队是麻药的劲儿还没过……”


然后徐宏就十分配合的含混打了一小溜呼噜。


“……就,睡着了?”


“嗯,睡着了。”


 


**


杨锐把这一群病号撵出病房,关了门就听见走廊里此起彼伏地响起了贼兮兮的笑声。


杨锐猛地开门,却只瞧见了自动自觉列队的几个人整齐地回头,以陆琛顾顺为首,无辜纯良地看向杨锐。


“队长,还有事吗?”


杨锐眨巴两下小眼睛,关上门搓了搓头顶的发茬,听见窸窸窣窣的偷笑声又开门,望见的还是那几双刻意睁得大大的眼睛。


故意的,这几个崽子绝对是故意的。


石头就别睁了,再睁也就那样了。


杨锐心里嘀咕,抬眼看着这几个熊孩子一哼声,由着他们去了。


杨锐关上门又气又乐,“胡闹。”


 


 


3.


被迫多住了半个月院的徐宏眼巴巴地目送队里的孩子一个又一个活蹦乱跳地归了队。


杨锐最近挺忙。


新人选拔上来,为了下一次护航的顺利进行,所有的训练加紧,考核加紧,再加上顾顺正式调职到蛟龙一队的文件,他这个一队队长忙得不可开交。


不过再忙他也得每天晚上去医院报道,或者抱着电脑让徐宏帮他改报告,或者拎着水果跟徐宏比谁苹果削得好,又或者是在徐宏旁边空着的病床上补觉。


徐宏捧着电脑,脑袋微微偏向杨锐的方向,眼睛倒还一错不错地盯着屏幕,“在宿舍睡不好?”


“不踏实。”


“做噩梦?”


“……不是,睡不着。”


“杨锐……”


只要不在舰上,徐宏私底下乐意叫他名字。队员撞见过几次副队直呼队长大名,徐宏担心有碍他队长的威严,杨锐倒是无所谓,回头把偷笑的那一二三四五六个崽子加练五公里就行。


徐宏放下电脑,眼睛圆溜溜的盛满了担心,“陆琛不是有什么祖传治失眠的配方吗?没试试?”


“……那臭小子。”杨锐一想起陆琛那一脸狡黠的表情就唇角一抽,他摇头叹气,“反正也得天天到你这儿来,在这睡一样。”


徐宏眼睛大,翻白眼儿也特明显,“把我当安眠药使啊?”


“把你当定心丸吃。”杨锐眉眼带笑,说话的语气不怎么正经,但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真的,你不在我身边,我训人都没底气,说重了没人帮我开导圆话啊……那几个崽子倒是不怕我,可这新练的小队员看见我都跟看见阎王爷似的。”


徐宏听见就呵呵呵的捂着刀口傻乐,“你总虎着脸训人,不怕你就怪了。”


杨锐把削好的苹果递过去。


“所以啊徐宏……”杨锐轻声道,“快点儿回来吧。”


 


 


4.


难得半天空闲,杨锐把打算集体探望副队的几个熊孩子按在基地,自己拎着一桶鸡汤往医院去。


到了病房一推门,人没在,转头一问,护士说跑去找罗星了。


罗星的伤不影响正常的作战活动,但恢复狙击手的训练还远远不够。


这始终是杨锐心里的一个结,徐宏知道。


罗星一天不扛起狙击枪,杨锐心里的结就得一直拧巴着,徐宏也知道。


不听劝,这种时候杨锐那股子犟劲儿表现得尤其明显。


徐宏只能见天儿的抓着罗星了解他的心路历程,听他汇报复健进度,再适时地透漏一些给杨锐,让他心里能痛快些。


直等到徐宏把罗星小时候撒尿和泥的事儿都打听清楚了,实在没什么心可谈的俩人就开始闲聊,从生死线上爬过来的俩人在八卦队员感情生活的论题上达成了高度统一……然后在顾顺调令正式下达第二天,就顾顺李懂的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完了,辛辛苦苦种的白菜被人偷了。”罗星十分悲愤,“我就说那阵在狙击手训练营的时候顾顺怎么总跟我打听我这观察员呢,合着这小子就没安好心。”


徐宏眼睛锃亮,“训练营的时候他就知道李懂?”


“可不,我跟他搭档交替当观察员,我就嘟囔了一句他观察员的本事不如李懂,他就不依不饶的非跟我打听,还要看李懂的照片……”


徐宏眼睛又亮了几度。


*


杨锐拿着两个苹果迈进罗星的病房,点头示意敬礼的罗星放松坐下,拖了把椅子挨着徐宏削苹果,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俩从佟莉石头研究到顾顺李懂,再嘟囔几句陆琛庄羽,然后默默地把削好的苹果递到徐宏嘴边,转头又去卫生间把另一个苹果洗了洗扔到罗星手里。


区别对待还能再明显点儿吗队长?


我还是不是你的好队员了?


罗星忿忿地咬了一口苹果,嚼了两下觉出味儿不对,低头看着还在挣扎扭曲的半截肉虫子长叹一口气。


“副队,赶紧,带着队长回去吧。”


 


 


5.


杨锐在徐宏负伤住院的头一个礼拜,还了手链,送走了夏楠,顺便解决了一下他妹妹单方面宣布徐宏是他妹夫的重大问题。


撤侨行动之前杨锐没把他妹妹喜欢徐宏这事儿挂在心上,打趣逗乐怎么都行。可当大巴上轰然声响的那一瞬,他被埋在土里的那一瞬,他找不见徐宏的那一瞬……


杨锐满脑子满心都是,徐宏,徐宏,徐宏。


谁都不行,只能是他的,徐宏。


徐宏自顾自地遵循医嘱在病房里溜达,不知道这人心里的那些感慨万千,“夏小姐又出国了?”


杨锐亦步亦趋地跟着他,“黄饼的报道虽然告一段落,但她还是打算继续走战地记者这条路,她说安逸的生活不适合她。”


徐宏闻言猛地回头,直不愣登地盯着杨锐看了半晌,审视似的看得杨锐心慌。


“你……你看我干嘛?”


“看你好看。”徐宏一撇嘴,没憋住乐,“小惠那边你怎么解决的?”


“跟她说你不喜欢她。”


徐宏继续溜达,“你可得了,你妹妹死犟死犟的劲儿跟你一样一样的,我说了八百次不喜欢她,没一次管用的。”


“你说跟我说能一样吗?我是他亲哥。”杨锐对上徐宏那信你才有鬼的眼神,笑出声,“然后顺便告诉她,她的徐宏哥早就心有所属了。”


徐宏斜睨着杨锐,“队长,我属谁了啊?”


杨锐老脸一红,“……属国家,属军舰,属蛟龙……反正属出去了,她不惦记你不就得了。”


“你少说了一个啊队长……”


徐宏眼睛里漾着波涛和星光。


“我还属杨锐呢。”


 


*


陆琛一手捂住庄羽盯着电脑监视器的眼睛,转头看向顾顺李懂佟莉石头,伸出缠着绷带的胳膊,幸灾乐祸道:“掏钱吧哥儿几个,愿赌服输。”


 


——END?

评论

热度(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