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落落鸭.

【礼物/The Present】

阿萌_:

*剩下的一口气发完不欠账


7.
迷宫2拍摄的日子是简单又快乐的,两个人每天干干净净的出门,脏兮兮的回来。整个第二部Thomas都在无限的吃沙子,晒烈日,然后再被扔到冷的要死的地方还不让穿厚外套。要么就是站在边上看他的男孩摔跟头,忘台词,然后每天开心的耍疯。

剧组里的大家都对他俩的关系心照不宣,kaya看到他俩在一起简直比自己结婚还开心。
“早就说过你俩太配了。”这是kaya几乎每天都要说一遍的台词。


因为简单的日子过的实在是太快了,2杀青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觉得还没开始就完成拍摄了。


“跟我回伦敦吗?”
“好啊,我早就想去见见爸爸妈妈和妹妹了。”Dylan说“而且我听说英国有很好吃的英式早餐。”


Thomas的印象中他从来没跟任何一个人每天这样呆在一起,呆着这么久,还是每天都像是刚刚坠入热恋,体会着自己内心二十几年没有过的疯狂的悸动。他还想着要跟男孩去世界各地走走,去他一直想去的东京,去那个美丽的塔希提岛,再去看看汤加。还想要带着他看看自己长大的地方,经常游荡的那些很棒的酒吧,给他介绍介绍自己收藏的机车。


但是这次回伦敦,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看得出来我爸妈都很喜欢你,更不用说我妹了。”两个人走在回Thomas自己住处的路上,轻轻的牵着手。
“我觉得自己马上要变成大众情人了!连你妹妹都一并斩获!”Dylan抬起胳膊,从俩人的胳膊下转了个圈钻出来。
“放心吧,我可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Thomas痴痴的笑着看着男孩刷耍宝。
“果然哥哥永远都是恋情道路上的绊脚石,这话一点也没错。”Dylan撇撇嘴“今天你起了个大早给我做早餐,中午又吃了一顿这么赞的饭菜,接下来的行程呢?不会是回去睡觉吧?”


“现在轮到我带你去个地方了。”


他们走进了一个满是涂鸦的地方,黑黑白白的粗线条,骷髅头挂满了整面墙。
“你带我来纹身?”Dylan不解的看向Thomas。
“跟着我走就好。”Thomas歪歪头,看向房子的地下室。
Dylan突然心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但是他没抓住,他心跳开始加速,他好像知道Thomas要给他看什么了,但是又不敢相信。


地下室的墙上挂满了黑胶唱片,英国的乐队,大众的小众的,爵士乐摇滚乐。角落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很老的唱片机,里面吱吱呀呀的声音传出来,Dylan好像在哪听过这首歌。


“你跟我提起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想着,既然你这么想拥有,那么为什么不去完成呢?”Thomas牵起他的手,走到一扇门前。


Dylan抓住了那个念头。
门打开,一个乐队在他面前出现了。


Thomas心想,小傻瓜,现在该轮到你炸成烟花了。


Dylan捂着脸,露出两只瞪的圆圆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一切。“所以你昨天下了飞机把我一个人扔在海关就是为了这个?我的老天!我现在想要骂脏话了!”
他转过身来一把抱住Thomas,毫不吝惜地亲吻了他的唇。“这真是,太—他—吗的—酷了!”
“人我集齐了,名字你来起。”
“哪里齐了,明明少了一个贝斯手。”
“一个也不少,我就是那个贝斯手。”


Dylan的眼睛瞪的比刚才更大了。




8.
Dylan没想到他回洛杉矶的行程会被发现,跟Thomas吃完中餐的饭店出来的时候,门口挤满了拍照的人。
Thomas送他出来,站在车门边,看着男孩马上要坐上车的时候,他拉住了男孩的胳膊,把他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我会想你的。”Thomas把脸埋在男孩的肩上。
“这么多人拍照呢。”
“管他们呢。”
“剧组见。”


Thomas放开了男孩,看着他坐上车,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他看不到男孩那颗黑黑的脑袋。
他觉得伦敦的风好像越来越大了,四面八方的吹到他的脸上,有些不乖的风甚至吹进了他的心里,那里面空荡荡的,风进去走了一趟,一无所获的离开了。



Thomas回到自己的房子里,看着桌上的两个马克杯,厕所里的两个牙刷还有床上的两个枕头。
男孩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他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坐在桌子前,他打开了一张纸,他觉得他想写点什么了。
这大概是他印象中第一次写信*,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开头称呼这个男孩。
亲爱的Dylan—不行,这太陌生了,像是银行账单的开头。小甜心Dylan—不行,这太,太恶心了,后面的文字我都要写不下去了。
Thomas不知道一封信竟然连开头的称谓他都纠结了半个小时,最后他写道,我的Dylan。


是的,现在,将来,你都是我的。



*迷宫3里newt的信里说过类似的话(编剧我拎着八米大刀来了





9.
“我的Dylan,

我正在喝着你带来的红酒,跟我们在洛杉矶过圣诞节喝的那瓶一样。我还记得那天你看到机车的表情,像极了我妹妹收到她第一支口红的样子,也是我送她的。从小我们的关系就很好,我常常陪她玩芭比。芭比是她的最爱,到现在都是,所以后来我们的对剧本都是用芭比的角色来练习*。
我妈妈从小就跟我说以后要好好照顾妹妹,如果他们以后都不在了,世界上只有你们两个人是彼此的家了。大概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觉得不管什么都没有家人重要。跟着妹妹一起给妈妈玩乐队走小巡演,每次上台前妈妈总会抱住我们两个人说,家人会让我们走的更远,我爱你们。
是啊,只有家人才会陪伴在我的身边,一直一直。
现在,你也变成我的家人了。
今年是我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圣诞。跟妈妈第一次说起你的时候,她在电话里笑的很开,我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后来带你回家的时候,在厨房里她跟我说,我从来没听过你这样跟我描述一个人,那种急切的心情像是马上想通过无线电波把他摆在我的面前,告诉我他有多好多优秀。可是你本来就是很好,我妈妈第一次见你就给你做了她的拿手菜,那道菜我从没见过她在别人面前做过,只有家人吃到过。
是的,家人。所以,现在的你知道你有多好了吗。
其实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封信,我只是很想你。
我是个没什么朋友的人,我不太擅长交朋友。因为我不太会跟别人聊天,还时不时的搞消失,手机永远静音。所以能跟我做朋友的人,能留下的人真的很少,这些人,都在送你的乐队里了。看着你们跟他们每天打成一片的样子可真是太好了。
你看,你就是这么好,好到我的朋友都变成了你的朋友。
你就像是,像是照进我生命中那道星光。就像我选的那颗圣诞树星星一样。
我承认我是个贪心的人。第一次见到你的热情,跟谁的都不一样。我看到了第一次,就想以后每天都看着,而现在,我想看着这个热情的眼神一辈子,如果还有下辈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再跟我这个无趣的人相遇。
我的那几个朋友常常说我就像是电影里受了诅咒的船长,十年才上一次岸,在陆地上待一天,然后再把自己扔进大海里。我竟然还挺喜欢这个形容的,虽然我不喜欢毒辣辣的阳光,但是如果上岸的那一天遇见了你,我愿意受这样的诅咒。
我从不曾这样坚定的想与一个人走下去。
我看了二十几年的圣诞树,去年的那棵是我见过最美的。我看了二十几年的雪花,去年那场是里面藏钻石藏的最多的。我吹了无数的夜风,有了你以后的夜风都没再那么冷清过了。
所以你看,你真的很好。
现在是凌晨三点钟,你下飞机了吗,下飞机了吧。
我还记得我们一起在剧组的每个夜晚,在一起之前的,在一起之后的。我每天半夜都会突然醒来,一瞬间就会有点忘记自己在哪,然后我就摸到了你的手。那么暖。
跟你在一起之后我的体温好像有点恢复常人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冷冰冰的了,你说呢?
希望你下飞机不要像个饿死鬼一样,随便抓起面包就啃。去买点热的东西,好好照顾你自己的胃。在剧组里要记得常备点巧克力,这次我没跟着你一起去,应该没人会往你口袋里偷偷塞热量棒了吧。真想给那些你剧组的朋友,我见过的那些,打电话,让他们好好照顾你。不过我想相信你一次吧。
我听你讲过你不完美的童年,没关系,没有谁的人生是完美的。哪怕是我,也不能保证我们在一起以后的日子都是完美无缺的。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就像你说的,哪怕最后全都失去了,你也不会后悔拥有过这些。
而我,还没想过后悔这件事情。
写信真的太累了,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写信了吧。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再考虑考虑。
原谅一个难读症的人,如果信里有错别字,请不要告诉我。


你的,
Thomas。”



*看过一个采访说是德普在Lily小时候经常陪她玩芭比而且会用芭比跟Lily对剧本台词,觉得很有爱借来用一下。






10.
重新进组的感觉真是陌生又熟悉,他们这群人认识几年了?Thomas心想,他从来没在一个剧组呆过这么久。
他们又要吃沙子了,Thomas对第二部的恐惧又浮现出来了。还好这次导演好心的给了他一条红色的小围巾让他绑在脸上。
“希望观众看了这部不会觉得咱俩结婚了。”Dylan帮他系围巾的时候说“编剧也太懂了,把角色的关系写的这么暧昧。”
Thomas笑笑“希望你拉着我健了一年的身能有用,这部要跑的地方太多了,想想我都累。”
“晚上我可以帮你拉筋。”Dylan转到他面前,啄了一下他的脸颊“我去车上了,一会还得跳车。你看看咱俩谁更累。”
Thomas张开手拥抱了他一下“拉筋我自己也可以的。”
Dylan笑了。


他看着男孩面向他倒着往后面的布景走过去,一边走一边伸长了胳膊跟他挥手,风又从四面八方吹过来,搅着沙子一起。他眯起了眼睛,他快要看不见男孩了。


男孩越走越远了。


他站在车边等男孩那一组拍完与他汇合的时候,风吹的越来越大了,他索性用手挡住了眼睛。这风吹的他脸很痛,不知道男孩那边拍的怎么样了,其实那个动作还挺危险的。想到这里Thomas低下头叹了口气,心里突然揪起来。


“嘭。”
他听见有人在喊,他感觉自己周围的人都朝着一个地方跑过去,他听见有人在叫他。“Thomas!Thomas!”一遍又一遍的。


他把头抬起来,看到男孩拍摄的那里挤满了人,他看见边上送进去了一台担架,他看见基弘在冲他用力的摆着手,好像是在叫他过去。


他觉得风要把他吹走了,他的心脏神经一下子断了,像块大石头一下子赘到了胃里,砸的他胃突然开始剧烈的痛。


他看不见这些人了,他听不见叫他的声音了。





“那么你呢Thomas?”一个女孩的声音叫着他,才把他从回忆里拽出来。
哦,原来我在做采访。Thomas恍然大悟。
这个感觉,他过去的一整年都在体会。每天晚上他都会梦见自己站在四下无人的沙漠里,看见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沙子吞噬,然后自己被吓醒。


“对于我而言,我觉得,呃,Dylan健康才是最重要的,他要好好的,一直开心,这才是对我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事情,电影什么的其实都不重要。”Thomas看着边上一直低着头的男孩。


“采访坐的我屁股都痛了,现在我只想去酒吧喝个烂醉。”在等下一个记者进来的时候,Dylan把胳膊放在Thomas的椅背上。
“没事,我在这里陪着你,那些问题都不算什么,好吗?”Thomas拍拍Dylan的腿。
Dylan觉得自己被刚刚那个问题弄的七上八下的心突然被Thomas安抚了。
“好。”Dylan手扶住Thomas的肩。


Thomas能感觉到男孩手上的力气,他抖到不行。他知道刚刚那个问题对男孩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他不愿意提起的过去,那是他们一起走过的最难的日子。


感谢老天让他好起来,感谢老天没有放弃他。






尾声
这是他们一起过的第五个圣诞节了。
Thomas总是惊讶于他们在一起的时光竟然才五年,却像跟这个人在一起经历了一生。
他想好了这次要送他的男孩的礼物。他也发现Dylan最近常常莫名的在白天的时间消失,然后情绪不高的回家。他不知道这个礼物能不能让他振奋一点,这可是他想了很久又操作了很久的一件大事。


他觉得时间到了。


他趁男孩不在家的时候把礼物装好,用牛皮纸把盒子包好,放在衣柜底层的最里面一个鞋盒里。
希望明天不要下雪,Thomas在心里默默的祈祷。



“圣诞快乐。”Thomas叫醒Dylan“新年习俗,今年我来叫你。”
Dylan睁开眼睛看着Thomas,其实他早就醒了,闭着眼睛听着Thomas的动静。他好像去翻了衣柜。
“圣诞快乐。”Dylan说。
“这是今年的礼物。”Thomas从身边摸出一个盒子放在Dylan身上。
Dylan笑着说“今年不是飞机票了吧?”他想到某年的圣诞节,Thomas的礼物是两张去塔希提岛的机票。收到机票的Dylan第一反应是,老天我的护照有没有过期啊。


“打开看看。”
Dylan坐直了身子,靠在床头。盒子上写着“送给Dylan”
“我一直想知道你为什么难读症却可以写那么好看的字。我已经找人去把你送我的信裱起来了,年后就能弄好了。”Dylan拿起盒子摇了摇,听见里面有个小东西撞在盒子上的声音。


他撕开牛皮纸,里面是个红木盒子。


里面躺着一把钥匙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一个长长的地址。


“我一开始总想着你什么时候能跟我回伦敦,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觉得在哪都不重要了,有你的地方就是家。我想我愿意追随着你,到天涯海角。”Thomas认真的看着Dylan说“可是天涯海角的房子我买不到,那么洛杉矶就很好,加利福尼亚有你长长的过去。这个是我送你的我们两个久久的以后。”


Dylan的眼泪大概是从看到那个地址的时候落下来的,他慢慢的听着Thomas讲完。
“还好,你没有把我要说的话给说了。”Dylan抽抽鼻子。拉开床头柜,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



“我知道你是个不在乎形式的人,Tommy。所以我就光着身子说了。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离人群远远的,刚抽完一根烟,你看着人们在你面前嬉笑打闹,你却毫不关心他们在说什么。那时候我内心在打鼓,我怕你会直接挣脱我的拥抱,还好,老天,还好你没有。
我是个小孩一样的性格,开心起来可以要命的疯,难过的时候我谁都不想理。你不一样。我从来没对我的朋友说过我的童年,那些关于加利福尼亚不好的记忆。可是我却想让你知道,我想说给你听,哪怕我说之前做了很久的内心挣扎,但我还是想让你知道。我想让你了解我的过去,我觉得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能让我卸下心防的人。
我太感谢我自己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能勇敢的拥抱你。你知道吗,有些人,就是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是他了,是这个人了。
你总是不会记一些琐事,甚至连你去试镜哈利波特你都忘记。但是你却清清楚楚地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蠢话,那么多的蠢话。
我很幸运,在我不怎么精彩的人生中遇到你。遇到你以后的每一天我都觉得自己像是电影里的主人公,每天泡在糖水里,跟你一起看着我们以前都没有认真欣赏过的世界。
后来我经历了一些事情,那些伤我一直都不愿意正面去面对,因为那太痛了。我知道,对你来说也太痛了。后来我常常想,如果我是你,我能不能把那段日子坚持下来,我想我大概是不能的。
这些话我想了很久,我每天都跑出去找个安静的咖啡馆里不停的纠结措辞。事实证明,一切的准备都是赶不上自己嘴巴的速度。
但是现在都不重要了,我已经说出来了,存在即是合理,对吗?所以是的,这些话我脑子里反反复复的想了无数遍。
还有这个,这个盒子,我找了很久。希望你不会嫌他俩的款式太老旧。”


Dylan把盒子打开,他觉得自己身上好像是安了大马力的发动机,整个人抖到盒子都快要拿不住了。


黑色的绒布盒子里躺着一对戒指。


“Thomas Brodie Sangster,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Thomas的心脏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从男孩一张口开始,他就已经大脑发热,耳朵里嗡嗡作响,但是男孩讲的每一句话都轻轻的顺着他的耳朵走进了他的心里。
他没想过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但是没关系,我早就做好了与你一起走过世界上所有山川河流的打算,做好了与你度过每个圣诞清晨的打算,做好了与你一起经历以后人生里所有的酸甜苦辣。
所以,没关系。一切都发生的刚刚好。


“你不答应吗?”Dylan觉得自己像是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难道是因为我光着身子还没有单膝跪地吗?”



“当然,”Thomas笑出声“我是说,当然,我愿意。”

“Kaya想当证婚人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END

评论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