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落落鸭.

【宏锐宏无差】我最想吃的馅儿是你

报之琼瑶:

*一个在高铁上突发奇想的段子


*一个迟来的元宵节贺文


*一个即将回学校的苦命孩子最后的挣扎


         


大眼睛的副队是个正儿八经的南方人,过年吃的是汤圆,元宵节吃的也是汤圆。


小眼睛的队长是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过年吃的是饺子,元宵节吃的就是汤圆。


蛟龙小队里北方人居多,除了副队和庄羽都是北方人,过年的时候就跟着大家一起吃饺子,元宵节的时候大家就一起热热闹闹的吃汤圆。


徐宏汤圆包的特别好,一点都不比队长的饺子包的差,以罗星为首的八卦小队每年都会私下进行一场评比,看看今年是队长的饺子包的好还是副队的汤圆包的妙。


徐宏每年都会包不同的馅,平时无论在作战还是训练中都认真仔细的副队,在做饭这方面那可真是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无论啥馅料只要你敢想,你副队就敢给你做出来。


但你队长就不是这样了,队长能够十年如一日的只吃一个馅的,也只做一个馅的,一开始以顾顺为首的作死小队还跟队长抱怨过一次,但自从吃过了副队包的什么草莓苹果馅儿,芝麻玉米馅儿,还有什么韭菜虾仁馅儿,顾顺觉得自己是在是有点太不满足了,顾顺希望他可以一辈子都安安稳稳的吃一种馅儿的饺子。甚至希望队长这个爸爸可以管管副队这个妈妈,让妈妈匪夷所思的想法收敛一点。其实杨锐一直都觉得作死小队的这个想法是不作死的,自己也多次试图极其委婉的跟自家媳妇儿提过关于汤圆馅儿的这个问题,但每次徐宏都瞪个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然后看起来就很委屈的问自己“你不喜欢这个馅儿的嘛?那我换一个吧”


杨锐看着自家媳妇儿委委屈屈的表情就想抽自己两耳光。


不不不我想吃,对对对你做的好。


 


今儿是元宵节,杨锐早早的就来到厨房帮着徐宏用热水和糯米粉和面,杨锐和徐宏一个和面,一个准备馅料,正是随了那句老话,男女(划掉)搭配,干活不累。徐宏在准备馅料的时候,迟迟不知道怎么下手,根据自己的观察,队里基本上除了杨锐以外的所有人好像都对自己这个馅料抱有着很大不满以及迟疑的态度。


“队长,今年你想吃什么馅的汤圆啊?”


杨锐心中一激灵。啥?什么意思?我媳妇是不是对我不满了?我今年什么都没说啊?我做啥了吗?往年不都你做啥我吃啥吗?咋了这是???


“就跟往年一样,你做啥我们吃啥呗,他们都不挑。”求生欲望极其强烈的队长思考了十几秒给出了一个最能让自己活命的答案。


“但我觉得,顾顺罗星他们好像不太喜欢我做的汤圆。”徐宏本来明亮有神的大眼睛中满是迟疑。


 “不不不我想吃,对对对你做的好。”杨锐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说出来这句话。


沉默,沉默,沉默,本就不大的厨房里现在是死一般的沉寂。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无论包什么馅的我们都爱吃,元宵节嘛,吃汤圆也不就是为了图个团团圆圆吗,对吧。”杨锐极其心虚的说着,杨锐觉得自己大概是被顾顺那帮小子传染了,保命要紧保命要紧。


杨锐看着徐宏,徐宏突然笑了。


“队长?”


“咋了?”


“皮这一下特别开心是吗?”


 


杨锐是被徐宏赶出厨房的,杨锐觉得自己一个队长被副队赶出了厨房,杨锐觉得自己心里苦而且很没面子,但杨锐不说。面子算个屁,能有媳妇重要吗?


 


徐宏喊大家吃饭的时候,杨锐是第一个冲到厨房帮着拿碗拿筷子的,争取好好表现然后宽大处理。


顾顺把汤圆咬开的时候发现是最正常的黑芝麻馅儿的,顾顺觉得今儿的太阳怕是打西边儿出来的。


“啊!天啊,居然是黑芝麻的,太难得了!”顾顺兴奋的喊完,才发现身边队友都在用一种怜悯的眼神望着自己。


“太难得了吗,顾顺啊,我这次用了不少黑芝麻,你明天记得去采购回来,刚好我今天听食堂王大哥说他要去采购不少东西,你明天就跟着一起去吧,王大哥身体最近不太好,你就留食堂帮几天忙吧。”徐宏瞪着一双大眼睛特别特别温柔的对顾顺说。


徐宏看着眼前这几个极力憋笑的孩子,心情也不由得大好。


 


杨锐跟徐宏是最先吃完的,两个人出了食堂在甲板上并排散着步。


“今天月亮真圆,真好看。”


“今天是正月十五,月亮当然圆了。”


“月亮再圆也没有你眼睛圆,月亮再好看也没有你好看。”


徐宏侧头看着又不正经的队长。


“队长,咱说真的,你到底爱吃什么馅儿的汤圆啊?”


杨锐也转过来看着徐宏,但却不接徐宏的话茬。


“整整十年了徐宏,你跟我已经一起过了十个年头了,徐宏,你答应我一件事吧。”


“什么?”


“我们还要有第二个十年,第三个十年,好不好?”


徐宏笑的明朗而温柔,一双大眼睛里是藏不住的爱意。


“我们会一起过一辈子。”


 


杨锐毫无预兆的吻住了徐宏。


“这个才是我最想吃的馅儿。”




*这是一篇我也不知道甜不甜的文,既然是团团圆圆那就所有人都在啦,各位看文愉快啦,笔芯。



评论

热度(133)

  1. 一落落落鸭.报之琼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