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落落鸭.

岁月静好小段子

格洛斯特郡以及未完成的诗:


1、


一般情况下,队伍领导层都是互补的。
有严肃的舰长,就有唠叨的政委;有雷厉风行的连长,就有温文尔雅的指导员;有话少面瘫眼睛小的队长,就有温柔贤惠大眼萌的副队。一来二去,互补成为习惯,俩人好上了,只是说法不太一样。


队长杨锐说,几年如一日一起训练、作战,同生共死,朝夕相对,想不摩擦出感情都难。我俩就是日久生情互相扶持,干柴烈火终成眷属。
副队徐宏说,那次我拉臂三角锁没锁住他,他就……


2、


退役后,杨锐在北戴河海军疗养院任职,徐宏则圆了自己的老板梦——在联峰北路开了家民宿。
蛟龙队员们在徐宏的暗示下,由佟莉带领着,亲热地齐声喊杨锐“老板娘”。
前队长气得七窍生烟,晚上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谁才是真正的老板娘。


3、


日子清闲下来,卧室里难免就多了几次“自由发射”。徐宏被弄得神智昏沉,仰倒在床上喘气,缓过劲儿后立刻报之以肘击。
杨锐搂着他,不闪不躲,被打到了就假模假式地大叫“谋杀亲夫”。


4、


民宿的旅客来自天南海北,三教九流,难免有个挑事的刺头。
某天晚上,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灌了两口黄汤,借酒装疯搂着服务员占便宜。徐宏把小姑娘从他胳膊里拽出来护在身后,轻声细语地劝他回房间。
“哟,小老板长得真俊,你来送我进门,我就回去。”
说着,醉汉凑过去动手动脚,被徐宏两招制住,轻松拖回屋。
后来这事被网友发在了贴吧里,标题是“民宿老板英雄救美为哪般,开挂力挫一米九东北大汉”。


5、


也有拎不清的地头蛇找过他们的麻烦,直接带人大刺刺闯进民宿,踢开办公室的门。
徐宏正被一身迷彩的杨锐搂着腰坐在沙发上,衬衫纽扣解了一半,露出锁骨和胸前一大片肌肤,瞪着大眼睛喘息未定地与他们面面相觑。
杨锐蹭地站起来挡住徐宏,一步步朝他们走去。军靴敲击在瓷砖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小流氓跑得比他们当年定向越野急行军还快。

评论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