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落落鸭.

【红海行动/小段子。】

Kevin丶Q:

还是小段子。


【多cp,正副队,狙击,吃糖,后勤。】


ooc是我的锅,只要在一起,上下不讲究。


前面有一点点虐,想看甜的请直接跳到第四个段子哟


写佟莉那段时,正好听到李克勤的傻女,写着写着突然想哭。。。


————


1、


佟莉第一次觉得这么冷。


她拢了拢衣服,靠坐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出神。


口中无意识地用舌头把糖推来玩去。


那张被剪成爱心的照片被她小心翼翼地贴在了自己护衣上。


副队说你笑起来很好看。


在她拿手指抚擦着小小照片上,石头的面容时。


站在石头身旁的人是自己。


石头的糖都被她拿走了。


她这是算被石头感染了吧,染上了吃糖的习惯。


“不疼了,石头,我带你回家,我和你一起去见,你的家人。”


不疼了,吃糖就不疼了。


我听你的,石头。


2、


直升机上,陆琛靠着机壁,断臂已经做了处理。


“没想到这次失去了一只手臂,也失去了你。”


“你说我一个医护兵,却救不了你,是不是特没用。”


“你说,我们这种人,每一次出任务,看不清结果,搞不好,命就没了。不过我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呢。”


“你说我这种会治伤救命的人,得好好珍惜好好护着。我说你这种架建起彼此沟通联系的人才是珍宝。”


“你说既然我俩都这么有价值,就在一起吧。”


“还好我当初没犹豫,答应地早啊,不然我现在就只能说,你不是说好的这次任务后我们就在一起的吗?”


“放心吧,我会带着你的那一份责任好好得活下去。”


“我对祖国还有用,不能走。不过你放心,我会去找你的,我们还要,一起过呢。”


好好的,一起过。


3、


“累吗?”徐宏走到杨锐的身边。


“什么?”


“身上的担子,是不是很重。”


“那些都是我的责任。”


杨锐吹着海风,看着蓝天。


“任务完成了,可我们也失去了很多。”


“我知道,可就算下一次任务还是一场硬仗,我们也必须去完成。”


“我明白。”


徐宏也看着蓝天,只是淡淡地笑着,眼中的情绪却看不透。


他伸手去握杨锐的手,刚一碰到,就被杨锐紧紧反握住。


“不过,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也知道。”


4、


夜晚,李懂睡不着,站在窗边看天空。


今晚的星星似乎多了几颗。


顾顺站在人身后看了一会儿,月光还算明亮。


走上前把人环到了怀里。


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李懂却无任何想要挣开的意思。


低头挠了挠环在腰上的手,没有顾虑和防备地靠在身后那人的身上。


背后胸膛中的心跳似乎清晰地传了过来,与自己的心跳重叠在一起。


李懂低头掰着顾顺握到一块儿的手指。


“你做什么?”


“这不是很明显吗?”顾顺把下巴垫到李懂的的肩膀上。偏过头吻了吻他的耳朵。


李懂笑着偏了偏头。


“抱我干什么?”


“想啊。”


“大晚上不睡觉?做噩梦了?”


“是啊,需要阿懂哥哥给我讲故事才能睡呢。”


“我才不会给你讲睡前故事呢。”


“那就陪我睡啊,有你陪着,我就不怕了呢。要不就吻我一下?这样子噩梦就飞走了呢。”


“多大了?幼不幼稚啊?”李懂忍不住笑出了声,在顾顺的怀里转过身拿手去捏顾顺的脸,似乎觉得手感不错,多捏了两下才放开。


顾顺自然任由他玩。


“心情好一些了?”顾顺凑上去蹭了蹭他的鼻尖。


“嗯,想家了。”


“任务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我们会有一段假期。我陪你回家。”


“好啊。”


李懂把手搭在顾顺的肩上,笑得开心。


顾顺自然也笑了。


5、


佟莉和石头举行婚礼的时候,蛟龙的人都到了。


结婚照上,佟莉一身洁白婚纱,被一袭白色西服的石头抱了起来。


女孩低头,男孩抬头,目光在半空碰撞。石头的笑有些傻傻的,佟莉的笑带着一点点淡淡的羞涩,却是笑得很开心的样子,眼中尽是温柔。


李懂眨了眨眼睛,凑到顾顺的身边小声说着,“从没觉得佟莉笑得这么开心过。”


顾顺看了看结婚照又把视线转到新郎新娘身上,了然地笑了笑,顺手揉了一把李懂的脑袋。


“都是幸福闹的。”


杨锐抱臂皱眉看着笑着和来宾说话的石头。不知道说到了什么,看着他咧嘴笑着偷偷看了一眼走到一旁去的新娘。


“我还是想不到,石头居然追求成功了?”


身旁的徐宏听到他说话,笑了笑,收回放在佟莉身上的目光放到他的身上。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不也追到我了?”


队长的脸上微微红了红,


“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徐宏偏过头凑到杨锐微低的脸前。看着杨锐有些无措地往后退了退。


陆琛惊到了,因为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队长和副队就像在接吻。


庄羽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拿手挡住了他的眼睛,拉着人晃到了一边。


陆琛拉下他的手,有些疑惑地看了庄羽一眼。


庄羽乐呵呵地搂着他,“不用管,副队就喜欢这么逗队长。别看队长平时严肃地很,感情上对上副队,那只能被副队牵着鼻子走。当初队长喜欢副队却不敢表白,也是被副队一步一步引着先开了口把他的那些心思一股脑地全告诉了副队。”


陆琛捂住了脸,他怎么不知道他们的副队是这样的副队。


“他是他,我是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徐宏,杨锐迟了一会儿才再度开口。


徐宏直起身来,抬手敲了敲杨锐的胸膛,看向佟莉石头的方向,笑得温和。


“嘿,还分这么清呀,石头有情,佟莉也有,他们差的,不过就是需要一个人先往前一步。我们也一样。”


杨锐笑着按住徐宏的肩膀,把人转向自己的方向,“承认了?”


“承认什么?”徐宏无辜地看着他。


“对我有情啊。”


看着杨锐脸上略有点得意的笑,徐宏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什么时候否认过?”副队拿手戳了戳队长的胸膛,“是你自己胆小,耽误了那么久的时间才对我说那些话。”


看着杨锐一副哽住,说不过他的样子,徐宏这才露出了得意的笑。


6、


誓词和戴婚戒之后,新娘和新郎玩了一个小游戏。


石头剥去包装纸,咬住了棉花糖的一端,微微弯身凑前。


佟莉冲他笑着,撩了撩自己的头纱,向前两步张嘴咬上棉花糖的另一端。


俩人对视了好一会儿,佟莉才笑着把自己的这一口咬掉,看着石头把剩下的吃了下去,同样也是冲着她笑。


佟莉笑着挽住了石头的手臂。


7、


有些圆满虽只能在文章中,但那份情谊,永生不变。

评论

热度(190)

  1. 一落落落鸭.Kevin丶Q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