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落落鸭.

【红海行动/宏锐】我亲爱的少校同志

源源:

全员存活设定,ooc预警,算是小甜饼吧。


 


杨锐在一次任务中失踪了,没错,不是牺牲不是受伤,是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徐宏无数次回想起杨锐拼尽全力把自己托上救生艇后就被海浪卷走的身影,他似乎还听见杨锐拼命朝他喊着“带他们回家”。


 


 


“杨锐,我把他们平安带回家了,可你呢,你在哪呢”


 


 五天,十天,二十天,随着时间的流逝杨锐生还的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他失踪的那片海域宽阔,周围有很多荒无人烟的小岛,岛上没有食物没有淡水,还有可能存在着某些可怕的未知生物,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说明,他再也见不到杨锐了。


 


 


“杨锐,杨锐”徐宏再一次从梦中惊醒,梦里他看见杨锐在一个小岛上面朝大海呼喊着他的名字,梦中的杨锐很真实,可醒来后对面空着的杨锐的床铺再一次狠狠打击了徐宏的心脏,那天他怎么会松开了手,不管在任何危险的情况下他怎么可以松开杨锐的手。


 


 


最近队里被一片恐怖的低气压包围着,他们在半年前刚刚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从伊维亚凯旋,这半年中风平浪静,可现在看来海面上越是平静越是暗藏着危险,这一次任务队长杨锐被大海吞噬,所有人的心里都背负着巨大的压力,所有人他觉得如果自己在任务出再出色那么一点,那么队长也许就能和他们一起回来了。杨锐救了他们所有人,可他们却没能救的下他。


 


 


“这都二十天了,搜救队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们不行咱们自己去找,怎么也得把队长带回来啊,哪怕是”一向有些急躁的张天德率先开口,可尸体这个残酷的字眼他还是没忍心说出口。


 


 


 


“我看也是,时间越来越长,希望不是也,唉”陆琛也叹气道,身为医疗兵他更清楚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


 


 


“你们说,队长他”李懂犹豫着不敢开口。最差的结果他们谁也不想承受。


 


 


“不会的,队长他那么厉害,不会的”顾顺拍了拍李懂的肩膀,像是在安慰他也是在安慰自己。


 


 


“副队呢,怎么到现在也没看见他”一上午都没见徐宏,庄羽有些奇怪。


 


 


“最伤心的就是他了”佟莉说到,声音中满是遗憾和心疼。


 


 


这两个人的情况,队里心照不宣。即使他们好像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的意思,但大家都知道这两个人早就已经认定彼此了。就像佟莉和石头,顾顺和李懂一样。


 


 


“都干嘛呢,不训练了啊”徐宏的声音传来。众人急忙起身站好。


 


 


“副队,搜救那边还没消息吗”团宠李懂小声的问了一句。


 


 


“基地一定会找到他的”徐宏的语气平静,脸上也是一副淡然的态度。可队员们不知道的是他已经失眠多日,今天上午又刚和基地领导拍过桌子。一向冷静的徐宏觉得自己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可他还不能倒下,杨锐还没回来,他得看好家,照顾好家里的孩子啊。


 


 


“杨锐,你到底在哪,你快回来吧,我好想你”徐宏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着。


 


 


徐宏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一直没跟杨锐把话说清楚,他曾经以为他们已经足够默契,知道彼此心中所想,兄弟也好,战友也好,爱人也罢,亲人也罢,反正这辈子他们就守着彼此,守着蛟龙就可以了。可现在徐宏才觉得,没亲口和他说过我爱你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情,如果还有机会,他一定不会再错过。


 


 


时间又过去了三天,基地那边终于传来了好消息。搜救队在那片海域最边缘的一个小岛发现杨锐,他还活着,他们已经在返航途中。


 


 


听到消息的蛟龙一队放下了手中所有的事情,集体冲到了停机坪。直到直升机降落,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的时候,所有人悬着的心才算回归了正位。


 


 


杨锐本该是被担架抬下来的,可他还是坚持自己走了出来,他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的脆弱,谁让他是家长呢。


 


 


走出飞机看见对面站着的一群人,看见最前面的徐宏,杨锐突然觉得这二十三天受过的所有煎熬都值得了,他们都还在,徐宏也还是那个让他爱惨了的模样。


 


 


杨锐知道现在自己身体状况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支撑他朝那人狂奔而去,他也知道自己不需要奔跑因为那人一定会朝他狂奔而来,正想着杨锐被紧紧拥入一个熟悉的怀抱,徐宏的怀抱。


 


 


“杨锐,我爱你”徐宏在他耳边诉说着这句早就该说出口的话,还好他还在,他也还有机会。


 


 


“我也是”杨锐在徐宏耳边轻声的回应着。这一辈子怕是没有比这一刻心跳的还要快的时候了。


 


 


随后医院得检查结果表明,杨锐的各项身体指标已经到了临界点,医学已经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还活着只能说是个奇迹。


 


 


徐宏看着病床上安静躺着的杨锐,极度脱水,身上多处外伤,左臂又被毒蛇咬过的痕迹。整个人瘦的脱了像,虚弱的不成样子。这样的杨锐让徐宏感到满满的心疼和自责,他怎么没有保护好他呢。


 


 


梦中杨锐又回到了那个地狱般的二十三天,他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撑过来的,那个时候他想的只是幸好不是徐宏,那小子的野外生存训练是综合排名里最差的。幸好那时候他拼了命也要把他送到救生艇上。


 


 


直到第二天下午杨锐才再次醒了过来,医生嘱咐了很多,徐宏都一一记下。


 


 


“看我干吗”徐宏轻声说着,语气中满是温柔和疼惜。


 


 


“累了,抱抱我,这是命令”


 


 


“是”徐宏起身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俯身轻轻的把人抱在怀里。


 


 


“我好想你,如果你不在了,我也去陪你”


 


 


“如果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替我活下去,这是命令”


 


 


“是,我亲爱的少校同志”徐宏柔声说着,明亮的大眼中涌动着无尽的爱意。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


 


 


“在我没开门之前立即消失,否则集体关禁闭”徐宏朝外面喊着。


 


 


“副队你悠着点,队长现在不适宜剧烈运动,这是医嘱”陆琛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是门外一群人隐藏不住的笑声。


 


 


“滚蛋”徐宏难得爆了粗口。


 


 


门外慢慢变得安静了。


 


 


徐宏低头吻上了怀里人还有些干裂的嘴唇。


 


 


“唔,徐宏,我关你禁闭”


 


 


“关吧,把我关在你心里,关一辈子。”......


 


 


 


 

评论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