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落落鸭.

【Thomewt❤甜饼系列】不翼而飞的项链

众生安眠:

不翼而飞的项链


Thomas/Newt 斜线有意义


含Minho/Teresa


有私设。


糖糖糖!


甜甜甜!




  “Newt……No!!!!!!”


  Thomas感受到了Newt颤抖的双手,他呆愣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金发男孩将冰冷尖锐的匕丨首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Tommy……”


  随着Newt的最后一声微弱的呢喃,无止境的悲伤与绝望像网一样密密麻麻地包裹住了Thomas,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也仿佛将在下一秒停止跳动。


  “Newt……”




  “Thomas?Thomas?”


  Thomas听到有人在叫他。


  这个声音他很熟悉,是Newt吗?Newt在叫自己吗?可是他已经停止呼吸了,就在几秒之前。


  “Thomas,醒醒……”




  他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抹他熟悉的金发。


  “谢天谢地,你总算醒过来了。”Newt坐在Thomas的床边,而自己手里正死死地握着Newt白丨皙的手腕。


  显然自己用的力气有些大,上面已经被攥出了一小圈红色的痕迹。


  “对不起。”Thomas急忙松开了手,也许是刚从噩梦中醒来,面前的金发男孩对他来说看起来并不那么真实。


  “Newt……”


  “没事了,Thomas,你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Newt拍了拍他的肩膀,“要喝点水吗,你出了很多汗。”


  Thomas摇了摇头,从噩梦中醒过来第一眼就看到了鲜活的,健康的Newt,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太过强烈,让他有些难以自持,他情不自禁地抱住了Newt。


  “没事了,Thomas。”


  “我梦见你死了。”Thomas的声音带着些颤抖。


  “那只是个梦而已,Tommy。”


  Newt的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这个时候Minho突然推门而入,嘴里还在不停地喊着:


  “Teresa!你快来看看!Thomas他……”


  跟在Minho后面的Teresa顶着一头没睡醒的乱发,一进屋子就看到了两个人深情拥抱在一起的场景,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已经呆若木鸡的Minho说道:


  “你这个不敲门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




  “我很抱歉,Thomas。”Teresa叹了口气,“我不知道副作用会这么大。”


  “当时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提取出最有效的血清,我不得不采取一些手段,用了一种能让你的血液在短时间内达到各项指标的精神类药物。”


  “没关系,Teresa,这不是你的错。”Thomas摇了摇头,“这是当时最好的办法了,我们别无选择。”


  “我只是不知道它会对你产生这么大的后遗症……药剂Ao3会让人类产生短暂的真实幻觉,它会把你潜意识里最恐惧的东西展现出来。”


  这时Newt突然咳嗽了一声,Teresa马上就体会到了他的意思,准备进入到下一个话题,但是他们似乎都忘了一件事,Minho一直都坐在旁边津津有味地听着,直到现在他终于有机会能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了。


  “所以说Thomas,对你来说最恐惧的事就是失去Newt吗?”


  Teresa对Newt露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然后悄悄地掐了Minho的小臂一下,后者“嘶…”了一声,但是在看到她冲着自己眨了眨眼的时候,捂着自己的肚子皱了皱眉头:“Teresa,我的肚子有点疼,你也许可以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可能你吃的太多了,Minho,晚饭的时候你几乎吃掉了一整只羊。”




  Teresa和Minho离开之后,屋内的两个人陷入了有些尴尬的沉默中,Thomas愧疚地摸了摸了Newt的手腕,被自己捏出来的红痕还没有完全消失。


  “所以你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梦到我死了是吗?”手腕被温热的手掌轻轻的摩擦着,Newt感觉到一阵细小的燥热像他之前感染的耀斑病毒一样,从皮肤接触的地方开始慢慢地扩散开来,他瑟缩了一下,Thomas急忙放开了手。


  “对不起……我……弄痛你了吗?”


Newt摇摇头。


  “Thomas,你看,我还健健康康地活着呢。”Newt笑了笑,他不得不承认,Thomas醒来时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一只刚刚被他救上岸的湿漉漉的小狗。


  他对这种眼神毫无抵抗力。


  “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都还在你身边。”


  “Newt……”Thomas觉得Newt的金发在小屋里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柔和而温暖的光,他想伸手去摸丨摸丨他的头发,但是理智告诉自己,这种行为似乎已经超越了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


  他不想让Newt觉得困扰。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额……搬到我隔壁住。”话一出口,Thomas就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蠢呆了,他想说些什么来解释一番,但好像并没有什么用,“我是说那个……你那栋房子靠海太近了,冬天要来了……可能会有点冷。”


  Newt笑了笑,Thomas觉得他还是该死的那么好看。


  “而且,我想每个夜晚从噩梦中醒来的时候,你都在我身边。”




  “所以说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他们两个……额……情根深种的?”Minho揉了揉自己的胃,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撒谎的,他的胃真的开始有点不舒服了。


  Teresa在听到他的用词时皱了皱眉头,“在楼顶的时候, Thomas吻了我。”


  “他吻了你?”Minho似乎搞错了Teresa想要表达的重点,“都那个时候了,你们竟然还有心思接吻?”


  “我们当时都以为自己要死定了好吗?”夜里的风带着些凉意,Teresa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出门的时候太匆忙,她随便抓了件毛衣就出来了,这件镂空的毛衣一点都不保暖。


  Minho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她身上,语气有点酸。


  “那要是换成我呢?”


  “那我肯定要离你远点。”Teresa笑了出来,“你在WCKD的时候还想杀了我。”


  “我没有真想杀你。”Minho叹了口气,“那个时候我的精神可能有点失常,你知道的,我被研究了太久了。”


  Teresa低下了头,有时一阵风吹了过来,Minho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对不起。”他听见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对不起。”


  她又说了一遍。


  “都过去了。”Minho轻轻揽住了她的肩膀,抚摸着她的头发,“没事了。”


  “嗯。”Teresa觉得他的胸膛是那么的温暖,他整个人的体温都比普通人要高上一些。


  在寒冷的日子里用来取暖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给。”她从口袋里那出了一个玻璃瓶,塞到了Minho的手里。


  “这是什么?”他看着瓶子里粉色的小药丸问道。


  “消化酶。”Teresa摸了摸Minho硬鼓鼓的肚子,“你肯定是晚上吃多了不消化,而且你吃的那只不是普通的羊,是Gally从山里打来的羚羊。”


  “该死,我说怎么感觉肉那么硬,烤了半天都没入味。”


  “噗。”Teresa没忍住笑了出来,“还有,让我把刚才的话说完。”她清了清嗓子,“你知道Thomas吻我的时候说了些什么吗?”


  “Newt……别离开我。”


  Teresa在Minho的怀里换了个姿势,“我敢打赌那个时候他已经失血过多神志不清了,或者是我之前用的药剂量有点大。”


  Minho突然低头亲了Teresa一下,她感觉到了一阵甜蜜的草莓味的呼吸。


  “我刚刚吃了三粒消化酶,可能也有点神志不清了。”


  Teresa笑了笑,拉着他的领子吻了上去。




  Newt离开之后,Thomas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也没睡着,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在去找解药之前,Newt给了自己一条项链。


  他在梦里梦到过这条项链,里面有一封Newt写给他的信,他永远也忘不了自己在梦里读这封信时的痛苦与绝望。


  Thomas拿起床头的水喝了一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


  自己的幻觉是在Teresa给自己使用了药物之后出现的,那个时候Newt刚刚开始病变,Brenda及时赶到了现场,给他注射了血清。


  之后自己去找了Teresa,研制出了抗病毒的血清,他们逃过了Janson的追杀,逃到了大楼楼顶,被及时赶来的Frypan他们救了下来。


  所以那条项链是真实存在的。


  Thomas在醒来之后试图寻找过那条项链,但是似乎是在战斗之中遗失了,他后来问过Newt,他只是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没什么的,那只是一条项链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你当时为什么在那种情况下坚持要让我拿着它?”Thomas思考了片刻,“如果那只是一条普通项链的话。”


  “我也记不清了,我那个时候已经被病毒侵蚀的快失去意识了,可能脑子有些不正常吧。”Newt递给了Thomas一只烤兔腿,很自然地岔开了话题,“Teresa说想吃水果了,明天要不要和Minho他们一起去山里看看?”




  有问题。


  Thomas想。


  这可能代表Newt不愿意让他拿到那条项链,那说明什么呢,说明里面可能真的有一封情书,哦不对,是告别信。


  去他丨妈丨的告别信,我宁愿里面是一封肉麻的情书,比如“亲爱的Tommy”之类的。


  Thomas想到这里,突然兴奋了起来。


  “不行,我得早点睡,然后明天去找他们问问这件事。”




  “项链?”Frypan一脸迷茫地看着Thomas,“没有印象。”他此刻正在忙着做熏肉,冬天要来了,他正在为岛上冬天的食物储备而发愁,“如果是Newt给你的,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他?”


  “他说可能是在战斗中弄丢了。”Thomas耸耸肩,“但是我记得我一直戴在身上来着。”


  “你可以去问问Minho。”Frypan把一条巨大的野猪腿挂到了架子上,“是Minho把你们俩从飞机上抬下来的,或者Teresa,那时候他们两个在一起。”


  “谢了,Frypan。”




  “你们两个在我不在的时候都交换定情信物了?”Minho戳着盘子里的蔬菜沙拉,一脸没食欲的样子,他被Teresa勒令这几天都只能吃素,直到他的肠胃恢复正常,“我似乎有那么点印象,因为我把你从飞机上抬下来的时候你手里还死死攥着来着。”


  “那后来呢?”Thomas追问道。


  “记不太清了,当时场面挺混乱的。”Minho叉起一截绿色的蔬菜,Thomas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菜是这个岛上最苦的一种植物,Teresa经常用它来提取药物,“你可以去问问Teresa,她现在正在大棚里照顾她可爱的草莓们,我感觉那些红果子在她心里的地位快要超过我了。”他说着嚼了嚼嘴里的那根绿色蔬菜,苦得他的脸都皱成了一团。




  “是的,是有那条项链。”Teresa拿着铲子认真地给每一株草莓松土施肥,并阻止了Thomas想要当着她的面把她亲爱的草莓摘下来放进嘴里的举动,“你一直戴在脖子上,在昏迷中也不让别人碰。”


  “那后来呢?”


  “Newt比你先醒过来,后来都是他在照顾你,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问他呢?”


  “他说项链在我战斗的时候就丢了,我总觉得他在撒谎。”Thomas又拿了一把铲子,帮着Teresa松起了土,“现在我能确定,他肯定是在撒谎。”


  “那就说明他不想让你拿到那条项链,他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不是吗?没准项链里面藏了一封情书之类的。”


  “你也这么觉得?”


  “Thomas,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特别想一个情窦初开的中学生吗?”Teresa看见Newt掀开大棚的帘子走了进来,压低了声音对他说: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那条项链就在Newt手里,但你要自己想办法去找。”




  虽然Newt就住在他的隔壁,但是Thomas也没有丧心病狂到为了找项链去翻他屋子的地步,只不过确定了项链在Newt手里之后,他的好奇心一天比一天严重。


  虽然他曾经说服自己那可能只是一条普通的项链,因为对Newt来说意义非凡,想在临死之前给自己留作纪丨念而已。


  但不仅仅是Teresa口中所说的女人的直觉,就是连自己的直觉也觉得那条项链可能不是一般的项链。


  不过因为这些无关紧要的烦恼,Thomas反而好几天没做那个噩梦了。




  海边的冬天是很冷的,很多人都因此患上了感冒,Newt也不例外。


  此时此刻Thomas正坐在他的床边,每隔二十分钟帮他换一次额头上的湿毛巾,Newt因为感冒而有些低烧,睡得也不太安稳,眉头轻蹙着,呼吸有些急促。


  Thomas伸手抚平了他紧皱着眉头,然后做了一件自己在梦境中做了无数次的举动,他轻轻抚摸着Newt的金发,手指插进发丝中,温柔地抚丨弄着。


  哦上帝,天知道这种感觉有多好。


  如果是在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自己的手插进Newt的金发中,按住他的后脑吻住他的唇……也许是他早上刚喝完牛奶的时候,这个吻会带着蜂蜜奶香味;也许是刚吃完草莓的时候,果肉的汁水会将他的唇染得更加红丨润……


  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Thomas觉得自己已经硬了。


  这时,Thomas突然觉得手背碰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他摸索了一下,发现Newt的枕头里好像藏了什么东西。


  是那条项链。


  Thomas的心开始怦怦地跳了起来,他拿起那条项链,放在手中仔细端详着,然后发现中间似乎有一条可以旋转的缝隙。


  和梦里一样,里面藏了一封信。


  他轻轻地把信展开,里面的内容和梦境中的相差无几,唯一不同的是,在已经写完的前两张纸后面,还有第三页。


  亲爱的Tommy,有些话我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咽在心里,可是我发现自己似乎做不到。


  你知道吗,我曾经在一本书里看到过一句话,“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我很喜欢这句话,但是我想它更适合在一个和平的,没有战争和死亡的世界里用来告白……之类的。


  因为你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死亡已经把我们分开了。


  我曾经想过,如果所有的一切,该死的迷宫,鬼火兽,WCKD,耀斑病毒,都只是一场闹剧,是一部可笑的电影,而我们只是这部电影的主演,那该有多好。


  当电影结束之后,我们只是两个普通的好哥们,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里没有死亡,没有病毒,没有实验,不用担心随时会失去最重要的人。


  在周五的晚上,我们可以去酒吧喝一杯,即使是Gally调的酒也没有关系。


  那样的话,‘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这句话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大概分量会比现在重得多吧。


  再见了,Tommy。




  Thomas试图控制自己的眼泪不让它们掉下来,但可惜的是并没有什么用,它们掉得更厉害了,其中还有几滴落到了Newt的手背上,躺在床上的金发男孩动了动身子,醒了过来。


  “Thomas?”他迷迷糊糊地叫着他的名字,他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死了,Thomas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哭。


  都怪Thomas,害得自己也被他传染了。


  Newt刚想跟他谈谈这件事,就发现Thomas的手里举着几张纸。


  那几张纸他很熟悉,上面的字是他亲手写的。


  “Thomas!还给我!”


  Newt的脸上瞬间染上了红晕,本来他就有些发烧,而现在他的脸看起来比之前更红了,“谁让你偷看我的信了!”


  他挣扎着起身想从Thomas的手里抢过那封信,但是因为刚睡醒还有些头晕,一不小心就往后跌了回去。


  Thomas急忙搂住了他,深色的眼睛里盈满了笑意:“这封信好像是给我的,我为什么不能看?”


  说完,他还清了清嗓子,“亲爱的Tommy……”


  “该死的,你给我闭嘴!”


  Newt伸长了胳膊想去够那封信,Thomas为了阻止他的动作,左手抚住了他的头,轻柔地吻了上去。


  Teresa最近真的是沉迷草莓,连退烧药都做成了草莓的味道。


  “Thomas……”Newt轻声呢喃道。


  “嗯?”Thomas带着笑意哼了一声。


  “Tommy……”他的脸更红了。


  “这句话写得不对,Newt。”Thomas吻了吻他的嘴角,抵上了他微微发烫的额头,“只要我们住在彼此的心里,死亡也不能让我们分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咻,一口气写完的。


  看电影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的,刚开始Newt用匕丨首插进自己胸膛的时候我还努力忍着,到后来看到那封信的时候真的是忍不住了……


  我不管,就要他们两个甜甜的!


  最后那句话是来自北京遇上西雅图里的,其实本来until death do us a part是我特别喜欢的一句话,但是觉得他俩的之间的感情是死亡也不能分开的,所以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北京遇上西雅图里的那句话~


  我还有很多脑洞,会陆续写出来的~放心,都是小甜饼!


  喜欢的话请给我小心心~


  爱你们,啾咪❤!



评论

热度(597)